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侷限 吳焜裕

因一設施或工廠的興建營運所排放的汙染物可能會對其鄰近民眾的健康造成威脅,這種潛在對民眾健康造成危害的機率一般稱為環境健康風險,評估這種情況發生的機率又稱為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環境健康風險本身常常代表著一種環境不正義(environmental injustice),其鄰近居民懷璧其罪,例如在政治相對弱勢的地區可能比較容易被選為興建有害廢棄物處理場的場址,或是經濟比較弱勢的地區,政府藉著促進地方繁榮與創造就業機會的理由,很容易被選為大企業投資興建工廠的廠址。但是股東們常常並不會居住在工廠的附近,萬一工廠排放出有害(或有毒)的化學物質,只有工廠附近的民眾健康可能會受到傷害。如果工廠賺錢股東可以分紅利,工廠附近的居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股東分紅。這種承受環境健康風險者與享受利潤者完全不同的人,而當地居民是毫無選擇的被迫承受健康風險,是最典型的環境不正義。 (繼續閱讀…)

廣告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4/22/2010 at 5:03 下午  Comments (1)  

環保運動中的綠林好漢 佚名

熱情細膩的心,星絲滿佈的眼瞳,粗獷而不修邊幅的臉面,略見中年發福的大腹,使得從事環保工作粘錫麟,看來總是那麼凸出.
而面對這位壯似草根性極強的(綠林好漢),從他的言談,舉止,和犀利敏銳的文筆,卻可以強烈感應到他對台灣土地的澎湃熱情和希望.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1/08/2010 at 2:51 上午  發表迴響  

固定汙染源-煙囪這檔事-黃約伯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4 5 6 7 8 9

Published in: on 01/05/2010 at 9:50 下午  發表迴響  

二十年前反杜邦 二十年後反彰火 鹿港人捍衛環境再次上街頭 孫窮理 楊荔婷

(圖片來源:彰化海岸保育行動聯盟

1986年,數百名鹿港居民走上街頭,抗議美國杜邦公司彰濱工業區設立二氧化鈦廠。那一年,台灣社會仍籠罩在戒嚴令的威權體制下;然而鹿港人卻堅 持以他們捍衛家園的決心與絕不妥協的勇氣,寫下台灣公害抗爭運動的歷史。隔年3月,杜邦台灣公司迫於壓力下,正式宣佈取消鹿港設廠計劃。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1/04/2010 at 7:40 上午  發表迴響  

抗暖化必反黑心企業 一公噸CO2的真實交換價值 郭安家

「呃…現場媒體記者都在,我想,這問題相當嚴重已經是國家政策問題了…歐洲許多國家已經證明GDP與二氧化碳排放量是脫勾的;事實上,很多國家像德國二氧化碳降低但GDP還在成長,經建會與經濟部應該好好想一下,」第七屆環評委員郭鴻裕台塑鋼鐵案環評會沉重地說。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1/04/2010 at 6:11 上午  發表迴響  

環保運動的危機與從業人員專業化 方儉

一提到「環保團體」,就會有人問:「誰是環保團體?」過去十年,環保團體的定位與主體性,一直是問題,因為環保團體尚未建立專業的倫理,以致一般人對「環保團體」的認知不清。

台灣環保運動發展至今,面臨三大挑戰:在組織方面,人員被政治部分吸走;在財務方面,社會的慈善捐款被宗教部門吸走;在社會認同方面,被資本家惡意抹黑或善意混淆。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12/30/2009 at 10:12 下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