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答客問

  • 與「情治單位」的纏鬥經驗

環境運動搞了二十幾年,從戒嚴到解嚴,從國民黨到民進黨,和情治單位的過招真可以寫成一本書;警方、調查局、警總等等,跟我的「往來」都很密切,除了無所不在的監控外,「聊天」、約談、黑函,甚至將我列入「環保流氓」,手段也無所不用其極。

1986年反杜邦的時候,因為還沒有解嚴,氣氛自然特別緊張而詭譎。鹿港分局的刑事組長陳嘉柏,便對我特別地「關照」。他不敢對李棟樑不客氣,「柿子撿軟的捏」,結果任何風吹草動就都會找到我頭上。而我應對的方法,則是針對他們問的問題盡量「實問虛答」,顧左右而言他,小心翼翼不要落入法律層面的陷阱,結果他們也只好「咬牙」。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Published in: on 01/14/2010 at 4:38 下午  發表迴響  

參、反杜邦之後

  • 後勁反五輕

我為什麼會跑去後勁參加反五輕運動,同時展開我長達九年、全台走透透的環境運動,還是要從鹿港反杜邦結束之後說起。

1987年3月12日,杜邦公司宣布撤消在彰濱工業區的設廠案,等於宣布鹿港反杜邦運動已經大功告成。我原本並沒有想到要離開鹿港,還立刻又規劃了一些延續鹿港環境意識的活動,但是李棟樑認為反杜邦已經成功了,沒有必要再繼續搞下去。所以我在端午節辦完「台灣公害攝影展」後,就離開「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了。

然而,經過反杜邦運動的啟蒙,我了解到整個台灣環境已經糟到讓人憂心的地步,同時也決定要作個全職的環境運動工作者;因此,我就車子開著到台灣各處去轉,然後到處問說,「你們那邊有沒有什麼可以搞的?」我在找什麼?我在找「著力點」!當時寫了篇文章〈一個綠色運動者的省思〉,就在談這個。

後來養成習慣,只要心情不好,我就會開車到山上繞一繞,坐在山崕邊看雲啊,不然就指著天大吼。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4 5 6

Published in: on 01/14/2010 at 3:47 下午  發表迴響  

貳、反杜邦

  • 前言:鹿港反杜邦運動的歷史地位

對台灣來說,鹿港反杜邦運動絕不只是「鹿港」反杜邦運動而已。

這是台灣第一場「預防性」反公害成功的環境運動、為台灣走出第一場反公害遊行、《集會遊行法》因它而生、鎮暴部隊(保四總隊)因之建置、衛生署環保局也加速升格為環保署

更有社會學者認為,鹿港反杜邦是衝破台灣威權體制、鬆動國家機器的開路先鋒,台灣後續蓬勃的社會運動就是由此展開,也間接促成了民進黨提早執政。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4 5 6 7

Published in: on 01/04/2010 at 8:04 下午  發表迴響  

壹、反杜邦之前

  • 來自女真族皇室的姓氏

大家都知道我是鹿港人,但其實我的老家是在福興鄉的「廈粘村」;跟北邊隔一條台糖舊鐵路的「頂粘村」合稱「粘厝庄」,正是台灣「粘」姓的開基地。早年庄內的居民十之八九都姓粘。

粘這個姓,在中國《百家姓》是找不到的,因為我們根本不是漢人,而是發源於中國黑龍江及松花江流域的「女真族」,更精確地說,是「生女真」「大金」國皇室的後裔(「熟女真」則創建了後來的「大清帝國」)。根據祖譜的說法,粘姓的「一世祖」是九百多年前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姪兒完顏粘罕,也就是擄獲北宋徽、欽兩帝的那位大將軍;死後,其子為避免捲入政爭,乃放棄「國姓」,而以父親的名為姓,成為「粘」姓的由來。類似的考據版本很多,不免有些爭議,但「粘」姓來自女真族,且為女真族中重要的姓氏,倒是各種版本都認同的。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12/31/2009 at 12:42 下午  Comments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