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巨震的反思-粘錫麟

日本乍然承受芮氏九級數的轟天強震,強震引發無可抵擋的海嘯,石化廠大火造成城鎮陷入火龍,然後核能電廠運轉失靈,引起爆炸,輻射外洩的恐慌,全世界都在注目;台灣與日本相處隔鄰,皆屬海島型國家,因此,這次的災難,就留給台灣太多反省自思的地方。

(繼續閱讀…)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3/17/2011 at 3:22 上午  發表迴響  

健康風險評估之無解 粘錫麟

環保署的環境影響評估,過去沒有聽說過健康風險評估這回事,慢慢的環保團體提出風險評估的要求,才在環保署了備一格,可是,面對國家官署的橫行,這一格也變成了廢紙一張,中科三期告贏了,還不是要面對無理的硬拗,傲慢的曲解。

四月三十日,專程由鹿港迢迢的奔往台大公衛所,參加「健康風險評估研討會」,環保人士也都到場聆聽,一個下午充斥著專家語言,數據佐證,但,在國情不同的條件下,這些苦口婆心也就要石沈大海,比如,科學園區的使用藥物,廠方、國科會,不給就是不給,請問,這樣的評估有多少正確性?國外由法律制訂,廠商不能用商業機密來規避,台灣呢?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5/01/2010 at 3:18 下午  發表迴響  

來自民間的力量-寫在地球日前 粘錫麟

 歲去弦吐箭,世界地球日已滿四十年,而台灣也邁入二十齡;然,能老當益壯者有幾許?回首台灣的環境運動,比起先進國家,就是慢了那麼多年,這其中當然有不少因素,高壓政治的氛圍,讓飽受公害的住民敢怒不敢言,而明哲保身的自掃門前,卻又讓台灣土地在千瘡百孔後,才急急的補破網。

世界地球日在每年的四月二十二日,是世界性的環境保護運動。七零年代美國校園興起,到了九零年代,這項活動由美國走向世界。一九八六年鹿港展開反杜邦運動,開啟了台灣的新紀元,讓過去壓抑在底層的民間力量,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地面,雖然之後有盛有衰,但星火永不斷熄。

八七年反杜邦成功後,八九年結合有志之士,組成「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奔波縱橫於台灣各角落,當年在林俊義教授率領之下,與美國的史坦福大學合作,辦了一次環境教學的活動,參加的有後勁的劉永鈴、鄭懷仁等,綠色和平有林聖崇和筆者,還有主婦聯盟的陳裕琪,當時任律師的蘇煥智夫婦,以及高醫的黃盈成等幾位同學。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4/21/2010 at 11:40 上午  發表迴響  

地球日該有的省思 粘錫麟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4/20/2010 at 12:44 下午  發表迴響  

「眼淚」觀後隨想 粘錫麟

二月的最後一個週末,中社的鹿港醫師葉宣哲促成了「眼淚」一片在鹿港公會堂廣場公映,這是繼鐵馬影展「不能沒有你」之後,再次讓鄉親朋友們享受本土電影的嚮宴,也彰顯了鹿港人文的豐厚。

「眼淚」一片是阿堂(導演鄭文堂)搶救台灣正義的第一砲,旨在說明二二八事件沒有解決真相前,是沒有和解的可能。筆者在映後對談時,簡單提出鹿港中山路旁有一建築叫「四方院」,屋主姓施,有東南西北四兄弟;在二二八事件中,受難者為施江南醫師。讓年輕人瞭解鹿港與二二八並沒有在歷史中缺席。

全片是以毒品貫穿。台灣俗語:「世間三項烏,千萬毋通摸」,這三項是賊(現今則是偷拐搶騙,人民騙,政府也騙),賭(現在的賭更是包羅萬象,政府還作莊),毒(從鴉片晉升到各種毒品),不知是社會變遷的現象,還是政府績效的頹敗?

「蓋布袋」應該是廖學廣事件的版本,這是一種報復,又不敢讓人得知的孬種。筆者在從事環境運動二十幾年的過程中,經常被朋友警告,會被「蓋布袋」,我經常回以:「如果是作對的事,既使被蓋,也無怨言」。而蓋布袋的事,政府所作所為猶更甚於黑道,林宅血案、陳文成冤死,柏楊、余登發的冤獄等等,哪樣不是政府的「蓋」?

片末,主角蔡振南向受害者的女兒坦承:刑求其父,使其承認強姦犯行的主事者即是他。涉世未深的女兒憤怒的施以防狼噴霧的反擊,主角反因內心愧咎而未加反抗的承受著,觀影至此,百感交集。

中華文化的精髓,就是死不認錯,老師不認錯,家長不認錯,公務員不認錯,政府更不認錯,即使認錯,也是認別人的錯,因此在瞞天過海中,響起了歌功頌德的掌聲,可哀鴻遍野的苦勞庶民,就掩沒在震耳的掌聲中。

不認錯乃因沒有反省的心態,自以為是的傲慢,無視於執政者護衛神孔老的「吾日三省」,人在公門不修行,難道忘了「下民易虐,上天難欺」的鐵律?

不信公義喚不回的條律,在歷史的軌道中,竟是如此的艱澀難行,以致,前仆後繼的志士,不斷的在搶救公理與正義,這真是台灣人的的悲哀。

揚棄電影首輪的窠臼,「眼淚」在天子腳下以外的地方,先行與鄉鎮鄉親會唔,然後才在台北推出。建議喜愛、尊重本土電影的朋友們,捧個場吧。(作者為綠色主張工作室工頭,社大講師)

Published in: on 03/11/2010 at 10:45 上午  發表迴響  

祈禱一個平安年

天官賜福的元宵已過,虎爪正式踩進這漫長的一年,民俗上都說,這是一個兇惡的年,雖然大家都以「金虎」自詡,可不知是鍍金其外,空有其表否?俗語說,「先求平安,再添福壽」。在此,誠心祈求老天賜個平安無災,風調雨順、安居樂業的快樂年。

氣象局預測,未來三個月,要注意暴雨釀成災害,這訊息不禁讓人心生畏懼、惶恐不安。想去年莫那克肆虐帶來的水災,至今猶有部分災區尚未康復,受災戶還有很多無處可居,就連橋樑道路也還有很多未修復或施工中,哪能再堪雪上加霜的凌虐?

天有不測風雲的不可測,乃是溫室氣體對地球的肆虐。近日火紅的正負二度C,陳文茜提出了地球災難的警訊,海平面上升六公尺,整個台北市淹沒海底,僅剩101大樓的頂端尖點,多可怕的訊息;然而,卻不見提出企業和政府的責任,很多環保團體人士,咸謂這是另一個鴕鳥心態,不願面對的真相。

二氧化碳的人平均排放量,台灣已經高出很多;可是高排碳的產業,依舊還是政府戮力推動的選項;光是在彰化,就有火力電廠及國光石化的隱憂。國家機器賣盡力氣的護航,完全忽略人定勝天的不可能。去年鹿港少受水災之苦,除了排水設施的改善外,更須感謝老天的眷憐,今年,祈禱一樣能平安度過。

去年失業率的攀升,升斗小民苦不堪言。政府說燕子來了,景氣回升,可是隱藏的失業者依然可觀,這印證貧富差距更是拉大,底層百姓對真正的經濟環境,猶如大旱之望雲霓,單求溫飽,是最卑微的渴求。

反觀,馬政府強力要簽署的「兩岸經濟協商架構」,有利的是企業財團,在中國低廉產品壓境之下,台灣傳統產業只能坐以待斃,還沒「會擱發」以前,對岸的農產品已經來勢洶洶的排山倒海而來,農民的未來,實在看不到春天何在?而最保守的估計,工人無頭路將高達三十萬人以上,誰苦?

農民的可憐尚不只如此,優良農地更在政府毫無顧及社會公義的掠奪下,變成企業財團的禁臠,如后里七星農場,二林相思寮的農民;在廉價徵收下,換來的是數代傳承的家產幻為烏有,以及暗夜裡淚水陪伴孤燈的苦楚。誰憐!

這般那般,食物的安全性變成全台居民膽顫心驚的夢魘。高污染工業的空氣、廢水排放,更是常民、魚農揮之不去的惡夢,食物鏈的因果,多少的致癌物如影隨形的伴隨在我們週遭生活中。誰悲!

鹿港的媽祖、王爺,一向靈聖,新的一年,祈願能「神威顯赫」的庇佑生民,護持鹿港鄉親,台灣同胞,順心、順利,過個無災無難的一年,善哉!

Published in: on 03/02/2010 at 5:20 下午  發表迴響  

猛發虎威不譹讕 粘錫麟

日月翻轉之快,猶如箭之疾射,才見金風送爽,倏忽寒冬臘鼓,轉眼,虎爺登場。在農曆年的更迭,時報當然也要說些吉利好話。台灣人不喜禁忌,十二生肖從金鼠到金豬,一片金光閃閃,民間認為有煞氣的虎老爺,也不能免俗的「虎啣金條」「福虎臨門」。

「囝仔愛年到,大人亂操操」,是過年的兩樣情;蓋民俗上,債務的清償以除夕為分隔線,正月初一就不好再開口索討。一家之主在年前也得認真收帳,結算盈虧。當收支不能平衡時,若數字相差不大,還可講好話「安搭」一下,明年再繼續往來;而若是一領無法修補的破網,這種「牛瘦無力,人散白賊」的苦衷,「走路」是尾步, 是心酸無奈的抉擇。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11/2010 at 10:04 下午  發表迴響  

多少坎坷多少汗 粘錫麟

自一九八六年一頭栽進鹿港反杜邦運動,歷經後勁反五輕、抗爭李長榮、反六輕、反核運動、搶救身林…..無役不與。當年,從教育界的逃兵進入環保界的新兵,只因不忍眼見美麗的島嶼在公害肆虐下,沉痾日重、生機轉薄。第一個十年的階段計劃,幼稚的以為可有一番成績,可七個年頭過去了,台灣的環境依然在浩劫的煉獄中浮沉,心頭的裂痛 有增無減。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1/13/2010 at 2:28 上午  發表迴響  

企業的社會責任 粘錫麟

在日本揭露台灣食米含鉛量過高後,日前環保署再發布全省遭銅、鋅、鉻、鎳等金屬污染的面積,各縣市都在一成上下,這是台灣環境警訊,也是人們健康的危機。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1/08/2010 at 3:37 上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