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狗狗卌年史

吾家狗狗卌年史

幼時,逢上二次大戰,為了避開盟軍轟炸,「疏開」到秀厝鄉下,戰後也常常回粘厝老家,這段幼年時間,與狗狗相處的機會很多,那時的印象是「狗改不了吃屎」,以後慢慢瞭解「放屁安狗心」,「未曾屎緊先呼狗」的深層意思。

真正養狗是在結婚後,那時,因為婆媳問題,搬進學校宿舍,一台黑白電視是學生午後觀賞「史豔文」的「聖地」(學生家不一定有電視或不許看),學生也在那實頌來一條黑色土狗,老婆大人一向不喜歡狗,但因為獨處學校後面田中的獨門獨戶,也就接受,命名「約翰」。

約翰很乖又顧家,經常陪我到學校溜達,和學校老師很熟。直到老婆大人生產小兒子,在彰化基督教醫院,早上帶狗狗到學校餵吃饅頭,吃素吃到毛色烏亮,中午我送餐去醫院幫老婆「做月內」,這時,學校一位吳姓女老師認為狗狗可憐,每天中午帶回鹿港飼養,再帶回學校,幾天以後,約翰不見了,可能已被「屠狗」惡徒弄走(那時還沒有補狗隊)。

此後,很長時間,尤其我涉入環保運動後,完全無法養狗。孩子長大,也喜歡狗,女兒朋友送他一隻白色貴賓,名叫仔仔,老婆在鹿港,女兒在台北,互不干涉。我曾告訴女兒,會弄一隻雌狗給仔仔當老婆,誰料,女兒急性心臟麻痺猝死,老婆也搬到台北照顧孩子。

某天,我帶了一隻黑貴賓回家,老婆說一隻已經很麻煩,怎麼又帶一隻回來,可生米熟飯,只好忍受。家庭會議,命名「妞妞」,不久妞妞產下第一胎,因為沒有經驗(人和狗)而夭折,一段時間,產下第二胎,生兩隻,小隻還是夭折,剛好小兒子的女朋友住在家裡,又準備考試,每三小時餵一次,倖得存活。

這隻小狗白白胖胖,惹人喜愛,剛好二弟妹來家裡,喜歡得不得了,就跟老婆「討」,老婆高興死了,連嫁妝送走,這叫好狗命,到新家吃好睡好,一家疼得要命,二弟妹下班回家,就樓下買了雞腿。而仔仔在台北因為寒冷先送命,而後妞妞也升天。

我,因腎臟癌開刀後回鹿港,老婆大人也為照顧孫兒到桃園。想說這輩子可能和狗狗絕緣,哪知,二弟猝死,二弟媳罹血癌,不久也離開人間,小侄子剛考上大學,租住處訪東禁止養狗,狗狗(名愛麗斯)怎麼處理?大家煞費思量,否決結紮送人,否決送收容,最後愛麗斯就留在鹿港(這叫各人造業各人擔)。

小狗在鹿港,老婆在桃園,省卻許多怨言,一直到老婆肝癌身亡,沒見到小狗。在鹿港,我採取的還是放養,不關在籠子,讓牠有比較寬的活動空間,再一天一天過後。小狗也老得比我快,我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現在老人加老狗,寶字成對。

愛麗斯除了有一次「子宮肌瘤」開刀外,也沒什麼打毛病,可是年歲漸大,毛病就多,眼睛相繼失明,一眼白內障,一眼青光眼,獸醫說開刀成功率非常低,也就作罷。狗狗也自己訓練輕步慢走,飼料飲水的地方固定,也生活得很快樂。

5月29日,狗狗終於離開,心中自然惆悵不捨,三天後,狗狗入夢,高興了幾秒。雖然留下跳蚤讓我苦惱,我也不怪,算是緣分終結的思念。

綠色主張工作室

TLE:04-7743997

FAX:04-7743998

0937-739339

土地關懷 草根運動 台灣文史

Published in: 未分類 on 06/05/2011 at 6:49 下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