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民間的力量-寫在地球日前 粘錫麟

 歲去弦吐箭,世界地球日已滿四十年,而台灣也邁入二十齡;然,能老當益壯者有幾許?回首台灣的環境運動,比起先進國家,就是慢了那麼多年,這其中當然有不少因素,高壓政治的氛圍,讓飽受公害的住民敢怒不敢言,而明哲保身的自掃門前,卻又讓台灣土地在千瘡百孔後,才急急的補破網。

世界地球日在每年的四月二十二日,是世界性的環境保護運動。七零年代美國校園興起,到了九零年代,這項活動由美國走向世界。一九八六年鹿港展開反杜邦運動,開啟了台灣的新紀元,讓過去壓抑在底層的民間力量,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地面,雖然之後有盛有衰,但星火永不斷熄。

八七年反杜邦成功後,八九年結合有志之士,組成「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奔波縱橫於台灣各角落,當年在林俊義教授率領之下,與美國的史坦福大學合作,辦了一次環境教學的活動,參加的有後勁的劉永鈴、鄭懷仁等,綠色和平有林聖崇和筆者,還有主婦聯盟的陳裕琪,當時任律師的蘇煥智夫婦,以及高醫的黃盈成等幾位同學。

成員之一的方儉,在遊學的過程中,到世界地球日總部商談,將地球日引進台灣,並在隔年舉辦盛大的活動,引起各方注目,而後,在反杜邦二十週年時,方儉再度到鹿港辦了一次地球日,此舉是將活動由都會台北移往鄉鎮的草根宣導。

地球日的精神,是強調民眾主動關心地球生態保育與環境保護,所以具有宣示及督促政府確實推動環保政策與落實環保工作。這彰顯出,政府以經濟開發做政績,將生態、保育、環境和公害,變成公部門視若無物的社會成本。

推動環境保護當然有多元的方式,但政府都是極其被動的物種,單純「活動」恐怕連被注目的效能都不足;只有「運動」,凝聚群眾力量,才能促使政府逼於壓力下,制訂更完善、更符合正義的政策和法令。

同樣的,年輕一代該挺身為己而起,決定自己未來處身的環境。如核電廠的營運,有其壽命的侷限,沒有理由讓不曾享受過或不知核能為何物者,未來要傷神於核廢的惱人,更要呼籲政府,不要再以老年的思維來判定或決定年輕生命的未來。(本文與環資會電子報同步刊出)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4/21/2010 at 11:40 上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4/21/earthday2010-2/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