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時徹底見澄清-再談環評 粘錫麟

滔滔濁浪挾雷鳴 閱世興亡帶恨聲
今賢未生前賢死 何時徹底見澄清

這是台灣新文學之父賴何醫生的一首詩,本來是寫濁水溪的隱喻(台灣傳說,當濁水溪澄清之時,就是改朝換代的日子),感嘆日人統治者的的烏煙瘴氣,現在拿來印諸環保署,似有牛刀小用,但觀看上位者的諸般劣行,也可套而用之。

環保署好像有閒工夫發聲明、駁投書、槓記者,卻沒有功夫去顧好台灣的環境,蓋環保署的成立,乃拜鹿港反杜邦運動所賜,如今不吃果子拜樹頭,反而將環保團體(人士)視為寇讎,極盡抵制之能事,說其忘本,絕不為過。

話說,四月六日環署的中科三期會議,林聖崇(淨竹文教基金會)、林三加律師(法律扶助基金會)、蔡雅瀅律(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師等人,在會議前被小小的職員、警衛攔阻於樓下,還要聖崇聯繫副署長,才能上樓,但也再度被隔離於旁聽室(立法院?)這些過程都被黃以琳(綠色主張工作室)鉅細靡遺的紀錄下來,可以給大家做一個公評。進入會場發言,還要激烈的衝撞,真分不出什麼年代。

歷年來環保署訂定了許多內規,舉凡發言限制三分鐘(對廖本全老師、林聖崇先生等,似乎無效,可見主席的裁量是因人而異),發過言的利害關係的鄉親,不得再次與會等等關卡,主要乃是求得會議的順利,也就是消彌雜音的呈現。

可是,每次的環評,都是相關弱勢民眾的健康、財產與生存,環保署哪有那麼大的權力剝奪,甚至,在一次彰濱火力電廠的會議中,竟然阻止與會者施月英、黃以琳的錄影,須知環評會議是「得受公評」的場合,發言的內容有何見不得人之處?主席的裁定,職員的干阻,一點都沒有民主素養。

閉門會議就像暗室政治,一堆自以為權大無窮的人,閉著眼睛搓麻將,癩瘑兄弟的擠濃瘡,門外的人看不到,卻可聞到濃瘍四溢的噁臭;這時,連插花都無份的農漁民朋友,就平白割給財團農地,擔受劇毒廢水的欺凌。

在第一線為環境奔波的人,都是為土地的愛奉獻的人,試問,環保署的署長到官員,有誰真正戮力在保護生養我們的土地?獲聘環評委員的學者,又有幾人真心的在感受土地的輾轉呻吟?試看,有多少高學歷的學者,接受國科會、台電、中油等單位的研究,更有不少還冒領津貼,媒體評論說,國科會在縱容,其實是在巴結,讓拿人錢財者閉口。

滔滔濁浪挾雷鳴,似乎在抗議供養六輕的集集攔河堰,讓濁水溪面臨河川生態的惡化,似乎在控訴中科四期的廢水排放,雷鳴聲音喚不醒耽樂於財團經濟的官員,農漁民哀怨的淚水,終究無法彌補濁水溪的溪水。

上有所好,下行效之,法學博士的總統,忒多行政干預司法的案例,讓屬下的高官起而效之,法律的判決,以「自我感覺」的威權推翻,讓人感嘆「公義何時能喚回」?何時徹底見澄清的期望,又是何時?(綠色主張工作室工頭)

廣告

頁面: 1 2 3

Published in: on 04/09/2010 at 3:59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4/09/central-taiwan-science-park-third-period-1/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