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的利弊糾扯 地球日外一章



四月22日,當環保團體正舉辦各種活動之際,營建署的內外,也展開了一場利弊之間的抗衡,當年輕的記者們看到「支持國光」的群眾時,著實嚇了一跳,其實,這是一些重大(污染)開發案的常事,因為其中涵蓋了即將得利者的歪理護衛,和憂心環境破壞與生計受損的吶喊。

接受媒體採訪的支持群眾,一直是閃爍其辭,還企圖逃避,他們的理由是工作機會,主要是板模工,說建廠時一定會有人得標,還有說,政府會建設,支持者大城鄉親居多,也有竹塘鄉親(離王功很遠),可以看出動員來的可能金主,因為在現場,他們一直講不出帶頭的是誰?經費來源?這種動員的原因,不言可喻。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Published in: on 04/27/2010 at 3:31 下午  Comments (1)  

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的侷限 吳焜裕

因一設施或工廠的興建營運所排放的汙染物可能會對其鄰近民眾的健康造成威脅,這種潛在對民眾健康造成危害的機率一般稱為環境健康風險,評估這種情況發生的機率又稱為環境健康風險評估。環境健康風險本身常常代表著一種環境不正義(environmental injustice),其鄰近居民懷璧其罪,例如在政治相對弱勢的地區可能比較容易被選為興建有害廢棄物處理場的場址,或是經濟比較弱勢的地區,政府藉著促進地方繁榮與創造就業機會的理由,很容易被選為大企業投資興建工廠的廠址。但是股東們常常並不會居住在工廠的附近,萬一工廠排放出有害(或有毒)的化學物質,只有工廠附近的民眾健康可能會受到傷害。如果工廠賺錢股東可以分紅利,工廠附近的居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股東分紅。這種承受環境健康風險者與享受利潤者完全不同的人,而當地居民是毫無選擇的被迫承受健康風險,是最典型的環境不正義。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4/22/2010 at 5:03 下午  Comments (1)  

來自民間的力量-寫在地球日前 粘錫麟

 歲去弦吐箭,世界地球日已滿四十年,而台灣也邁入二十齡;然,能老當益壯者有幾許?回首台灣的環境運動,比起先進國家,就是慢了那麼多年,這其中當然有不少因素,高壓政治的氛圍,讓飽受公害的住民敢怒不敢言,而明哲保身的自掃門前,卻又讓台灣土地在千瘡百孔後,才急急的補破網。

世界地球日在每年的四月二十二日,是世界性的環境保護運動。七零年代美國校園興起,到了九零年代,這項活動由美國走向世界。一九八六年鹿港展開反杜邦運動,開啟了台灣的新紀元,讓過去壓抑在底層的民間力量,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地面,雖然之後有盛有衰,但星火永不斷熄。

八七年反杜邦成功後,八九年結合有志之士,組成「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奔波縱橫於台灣各角落,當年在林俊義教授率領之下,與美國的史坦福大學合作,辦了一次環境教學的活動,參加的有後勁的劉永鈴、鄭懷仁等,綠色和平有林聖崇和筆者,還有主婦聯盟的陳裕琪,當時任律師的蘇煥智夫婦,以及高醫的黃盈成等幾位同學。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4/21/2010 at 11:40 上午  發表迴響  

變電所 永靖 奔波

在環境問題多事之秋的台灣,尤其是天子腳下的台北,4月19日於營建署激起一場鮮為人知的火花,由於事發突然,甚至沒有任何媒體或記者到場。

2001年延宕至今的永靖鄉變電所死灰復燃,台電為了供應中科四期、國光石化的用電,積極推動新建,引起永靖鄉親極大恐慌,一群人一大早從永靖殺到營建署。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4/20/2010 at 3:53 下午  發表迴響  

20100415 彰化12鄉鎮農民流血北上抗議台電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4/20/2010 at 3:05 下午  發表迴響  

地球日該有的省思 粘錫麟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4/20/2010 at 12:44 下午  發表迴響  

實地走訪台21線便道-四條人命能喚醒什麼?

四條人命能喚醒什麼?

2009年莫拉克颱風帶來的水災,讓小林村毀於一旦,災後的救援暴露政府無能、無為的顢頇,深埋在土石堆下的500條冤魂,只能常伴黃土,倖存族人的淚水,已隨滔滔洪流而去,而乾。

救難當中,馬政府是束手無策,失當的語言如惡靈附身的囈語,不滿意度的升高,本與生民無關,但左右兩難,不知所措的行事,卻嚴重影響原民部落的權益,付託慈濟建造的永久屋,充滿著「施捨」者的傲氣,大小石塊的文字,有如靜思語錄的園地,原民文化被故意的忽略,精舍凌駕教堂。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4 5 6 7

Published in: on 04/16/2010 at 6:20 下午  發表迴響  

何時徹底見澄清-再談環評 粘錫麟

滔滔濁浪挾雷鳴 閱世興亡帶恨聲
今賢未生前賢死 何時徹底見澄清

這是台灣新文學之父賴何醫生的一首詩,本來是寫濁水溪的隱喻(台灣傳說,當濁水溪澄清之時,就是改朝換代的日子),感嘆日人統治者的的烏煙瘴氣,現在拿來印諸環保署,似有牛刀小用,但觀看上位者的諸般劣行,也可套而用之。

環保署好像有閒工夫發聲明、駁投書、槓記者,卻沒有功夫去顧好台灣的環境,蓋環保署的成立,乃拜鹿港反杜邦運動所賜,如今不吃果子拜樹頭,反而將環保團體(人士)視為寇讎,極盡抵制之能事,說其忘本,絕不為過。
(繼續閱讀…)

頁面: 1 2 3

Published in: on 04/09/2010 at 3:59 下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