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母語(河洛)週-6 台灣語文小棧1 2006.3.10

不久前,幾位北部下來的年輕朋友,到工作室欲打聽「鹿港發展苦力群」的成員。他們知道我的習性,所以都用很「破爛」的台語跟我交談,「苦力」兩字卻唸成「ㄎㄡˊ」力。
馬上機會教育,說:「苦」這個字最少有三音,歌仔戲的苦旦經常會哀呼『我苦也』,這時的苦,音是「ㄎㄛˋ」。以前社會底層靠勞力維生的有兩種角色,一曰「苦力」,一曰「苦勞」,他們的工作都是拉車、扛貨,「出氣出力」的勞動階級。可兩種人的讀法又不同,「苦力」讀做「ㄍㄨ ㄌㄧˋ」,而「苦勞」就要讀成「箍羅」。

台灣有句俗語,「讀冊讀半死,出業作苦力」,是說空有滿腹學問,卻無人賞識,只得淪落到碼頭靠勞力賺錢。出業是日據時代「卒業」的走音,卒業就是畢業。而時運不濟的台灣俗語:「一牽成,二利運,三才情」,這種現象自古皆然,沒有人際背景,就是滿腹經綸也要懷才不遇。
「苦力子,假軟弱」,則有「扮豬吃老虎」的意味。這個人力量很大,叫「力草真飽」。
某次,跟一位女士開講,問我在社大開什麼課程?我說,台灣語文,她很不以為然的回應,台灣話哪需要學?意思是大家都用台語交談,講台灣話是駕輕就熟的便飯。我馬上問,這個人食飯真「歹相」,不時食到「十十」叫,的「十十(1)」要怎麼寫?這個查某真「ㄎㄧㄤˋ」腳的「ㄎㄧㄤˋ(2)」怎麼寫?欲食「戶蠅」家己「合」的「合(3)」要怎麼寫?提錢去「ㄑㄧㄢ」水片的「ㄑㄧㄢ(4)」要怎麼寫?連續幾個問題讓這位太太楞了半天,才說原來台灣話還有那麼多不懂。
台灣話的美有些是在押韻,來個故事:
雖然古早人講:「一某無人知,二某相洩代」,雖然「濟牛踏無糞,濟某無地睏」,女性朋友也認份,「甘願擔蔥賣菜,也毋願合人公家翁婿」,但是早年娶大某細姨的風氣依然普遍。
某年除夕,一家人辦了豐盛的「腥臊(5)」一齊圍爐,大某隱忍了一年的不平,終於講話了。「來!來!食雞(ㄍㄝ)食雞,一夫配一妻」,意思是埋怨翁婿不該娶細姨。
細姨當然不是軟角色,馬上回以:「來!來!食魚食魚,大某娶了娶細姨」
「擔(大)家(6)」看氣氛不對,馬上接口:「來!來!食筍食筍,大家要吞忍」
大男人為免家人「礙謔」,趕緊出聲:「來!來!食菜食菜,大某細姨我攏愛」
家妐(7)毋願「年到暝」「話了了」,也開嘴:「來!來!飲酒飲酒,大家攏是好牽手」。
台灣俗語,交女朋友的條件是「一錢財,二人(ㄌㄤˇ)才,三詼諧(原音ㄎㄨㄟ ㄏㄞˊ,後走音為ㄎㄜ ㄏㄞˊ)。可見幽默感是追女朋友不可或缺的條件。

註解
1、 唼,作答切。魚或水鳥吃物之聲。
2、 「上強下力」,這個字已是「僻字」,現在應該是「強」字的「敲破」音(破音字也)
3、 「左合右欠」,呼合切。
4、 攛,取亂切(川走音為「千」),投、拋擲之意。
5、 音「妻抄」
6、 婆婆台語叫「擔家」,廈門大學林教授考證,為「大家」
7、 音「搭官」,妐,妻稱夫之父也。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2/24/2010 at 4:51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2/24/nienhsilin-taiwanese-history-11/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