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母語(河洛)週-3 再談鄉土語言教學 2006.03.25

鄉土語言教學既然是九年國教的政策,想必國中小學一定戮力執行,然而社會上流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諺語,在第一線的基層教師,卻真的有人以「擺爛」的對策來敷衍。

在外地的學員中,有些就擔任鄉土語言的教學工作,詢問學校內鄉土語言教學的現況,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有人「放CD」,而CD的內容是一些師大學生以北京語法直接翻成台語的教學,有些人是照著教科書傳授,這樣的教學,台語哪裡還有明天?

上期就提到,坊間的台語教科書謬誤之處繁多,現在再以「真平企業」的台語讀本第十一冊為例,來檢驗「盡信書不如無書」的箴言。(以前曾提及的錯誤,在本文不再重複)


首先,用了一些不該用的北京語法,畢竟,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語文,用北京話直接翻成台語,那就錯到非洲去了。姊姊,在台灣語法裡習慣都是「阿姐」,如有排序,則稱大姊、二姊等,除了歌仔戲的對白偶而有稱為「姊姊」外,生活中幾乎不曾聽聞。

腳踏車是北京語法,一般都叫「鐵馬」,北部人也稱「孔明車」。螺絲起子,叫「螺絲絞」,碼頭,日據時期叫「岸壁」,晚清時期稱「船頭」(小一點的是「船仔頭」,舢舨聚集地名為「泊仔寮」),像此類例子也是太多了,研究(教學)台灣語文不能不知。

順便,用順紲,紲(私列切),他的字義是、牽引牲畜的繩索,拴緊犯罪人的繩索,3、貼身內衣,都沒有「延續」的意思,正確應該是「順續」。曾經的曾,認識的識,都用「捌」,音是對了,字義卻錯得離譜,捌的意思是1、農具名,2、打破,3、數目字。完全沒有「曾經」或「認識」的意、義在裡面。

找東西的找用「揣」(初委切或丁果切)其意為1、度量,2、忖度;另有一音徒官切,其意為1、玩弄,2、積聚樣,3、強加於人,4、帶,5、攙。這麼多的字義找不到有「找」的意思,為什麼用這個字,大概只能問天公伯仔。

嚇一跳用「驚一(走兆)」,(走兆)徒聊切,音「條」,或吐雕切,音挑,字義雖有雀行,跳躍的意思,但絕對與「ㄉㄧㄛˊ」有差距,正確應該用「抖」。什麼,用啥「乜」(米野切,音咩),字義是1、斜眼,2、姓氏,正確應該用「物」。

站一邊去的「邊」用「爿」(疾羊切),字義是:剖木為半,左半為爿,右半為片,那麼豈不用「片」也行,哪一邊應該是「邊」的走音,也有可能因為邊字漢文讀「ㄅㄧㄢ」,與「鞭」(雄姓動物的生殖器)同音。那麼廟宇的左青龍、右白虎,都必須念「龍邊(鞭)、虎邊(鞭),對神明不敬,而故意走了一點音為「平」,音「ㄅㄧㄥˊ」。

嚇到臉都綠了,用「青恂恂」,「恂」(松輪切),音是對了,但意是信心、誠信、通達、恐懼、循序、巨大,另一音須潤切(遜),意是匆遽、嚴峻,雖然有恐懼,但「恂恂」兩字連在一起是信實恭順樣,所以用「青恂恂」不如用「青損損」來得貼切。騎在牛背上,用「牛尻脊」,「尻」是屁股,離牛背有距離,應該用「胛脊」(肩膀叫「肩胛頭」)。話講得不溜,是講(勿會)輪轉,書上用「輾」,雖然有轉動的意思,但「輾」通「碾」,一般都用在「碾米」。

最後,要談的是腔調,如書中「根」的拼音用「ㄍㄧㄣ」,這是漳音,泉音是「ㄍㄨㄣ」,漳州腔雖然是目前的強勢語言,但一昧以漳音為本,對泉音的族群豈非太不公平,也會讓泉州腔消逝於無形。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2/23/2010 at 9:47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2/23/nienhsilin-taiwanese-history-8/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