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母語(河洛)週-2 初談鄉土語言教學 2006.03.14

九年一貫教育的政策實施後,在一片重視本土文化的教學精神中,國中小加進了「鄉土語言教學」的課程。五年前教育部還舉辦了一次「鄉土語言支援教師」的認證考試,當年考試及格的朋友,目前幾乎都在各學校執教,是鄉土語言教學的一支生力軍。

可是,比較有鑽研的支援教師還是有限,所以有很多學校就以導師來教,這就出現了一個荒謬的問題,太多年輕的老師,自己的台語都說得「七蓋八笑」,教出來的效果可想而知,這些老師又沒有進修的意願,只好依照課本照本宣科,殊不知,開放的民間版台語課本又是錯誤連連,誤人子弟,莫過如此。
大家熟知,光是「河洛話」就有泉州、漳州的腔調,鹿港是泉州腔保持得最完整的地方,如果由一個漳州腔的老師來教學,就完全失去「鄉土」的味道與精神。
現在試舉坊間一些版本的錯誤之處,與鄉親和從事鄉土語言教學的老師,共同研究。

「鳥巢」的「巢」,很多版本都用「岫」,讀音「似祐切」,音是對了,可是「岫」的字意是「山洞」、「岩穴」、「山谷」、「峰巒」,空曠的洞穴與袖珍的鳥巢,一點都無法搭軋,只是音對而意錯,是誤盡蒼生。

很「高」的「高」,很多版本用「懸」,懸的字義是「懸掛」、「架空」、「牽掛」、「深入隔絕」、「遙遠」、「久延不決」、「虛無、憑空」,在那麼多的字義裡,毫無高處的意思,「ㄍㄨㄢˊ」本來就是「高」的語音。

「脖子」有版本作「頷頸仔」,也是錯誤,「頸」是北京語法,台語應稱做「頷管仔」,「管」是圓形中空物,語音「ㄍㄥˋ」,走音變成「ㄍㄨㄣˋ」。「指甲」誤作「掌甲」。「掌」是「手盤」和「手指」的總稱,用「掌甲」讓人有手掌長甲的迷惘。「眼睛」用「目睭」的錯誤,前文曾經提及。

「逛街」用「踅街」,「踅」雖然有「旋」的意思,且也通「旋」,對小學生而言,就不必用「踅」這個冷僻的字。「旋街」旋到腳軟,用「踅甲」腳軟,「甲」是借音,正確應是「到」的走音。
胸部像樓梯用「胸坎哪樓梯」,「哪」又是借音,應該用「若」才正確。「掃地」用「掃土跤」,「跤」是「小腿」,地上哪有小腿(跤),此字應是「下」(ㄏㄚ)的走音。「鑽石」用「璇石」是硬要找個「ㄙㄨㄢˇ」音的字,而忽略了意。

一群人「ㄗㄨㄥˇ」來「ㄗㄨㄥˊ」去,造了一個「左走右從」的字,這個字連康熙字典都找不到,編著者的漢文程度不高,才會如此「倉頡」(猖獗)。正確的字應該是「縱」,讀音「ㄑㄧㄨㄥ˙」,如「放縱」,語音就讀「ㄗㄨㄥˊ」,如「縱入去水底」。「給人」的感覺用「互人」,也是強取其音,正確該是「于」(前文提過)。「不錯」用「勿會」「禾黑」,「禾黑」只在康熙字典找得到,一般字典已成死字,其音「莫亥切」,是有其音,但他的字意是「禾傷雨也」,何必用個那麼艱澀又不符其意的字,用「醜」不就得了。

稱讚用「呵咾」,「呵」是苛責、怒罵的意思,怎會變成稱讚,正確應是「謳咾」,「謳」是「謳歌」,才有褒獎、稱讚的意思。站在升旗台,用「徛」,雖然有站立的意思,何不直接用「站」來得通俗。吹牛用「噴雞胿」,「噴」是噴泉、噴水,沒有吹氣的意思,正確是「歕」。穿得美美用「左女右(隋去耳朵),這樣的字是以為用一個「女」部首外加一個「隨」的音,就要將之當成「ㄙㄨㄧˋ」,康熙字典說,這是「惰」的古字,與「美」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以上是「安可」出版社國小四上的「台灣話讀本」,隨便翻不到半冊,就有如此多的錯誤,授課老師如果不察,不但教壞了學生,也將台灣語文糟蹋到不行,老師啊老師!能不戒懼戒慎乎?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2/23/2010 at 9:41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2/23/nienhsilin-taiwanese-history-7/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