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應母語日之三 鑲崁在先民足跡的俗諺 2006.01.07

台灣諺語數量之多可謂成篇累牘,範圍之廣真是包山包海。

一百多年來,隨著時代的腳步,政權的更迭,都會有不同的俗諺出現,這些諺語充滿著民間的智慧與哲理,雖然經過歲月的激盪,仍然能夠傳承不墜,自有他迷人之處。

大家耳熟能詳的「第一憨,種甘蔗于(1)會社磅」,是日據時期的產物。甘蔗與稻米遠在荷蘭佔領台灣時就推廣的經濟作物,為了提高生產力,特地招募許多閩南人到台灣,也從印度進口120頭牛(2),這兩種經濟作物歷經鄭氏父子、清朝,一直到日本,都是台灣的主力經濟。

會社就是公司,株式會社就是有限公司,日據時期的製糖業由製糖會社統籌,佃農種植的甘蔗(3)一律交給會社,會社欺負台灣人,在磅秤上動手腳,以致過磅的甘蔗比實際重量少了很多,所以才有上述的諺語。

蔗農對會社的剝削累積了心中的怨懟,終於發生二林蔗農事件。蔗農心有不甘,就向保正投訴,保正是現在的里長,於是找了三個身材魁武的保正到會社理論,當場檢驗磅秤的公準,結果三個保正站上去,只得一百斤,所以又有「三個保正一百斤」的俗語。向這種俗語是由農民的辛酸堆砌而成,讓人心酸。

「奶流子哭,死長工欲轉來食中晝(4)」,是描寫早期嫁到大戶人家的婦女朋友的寫照。「長工」(5)是早期的就業文化,是長期在雇主家工作的伙計,是家中重要的勞動人口,身份雖低,地位卻是重要。

雖然身為大戶人家的媳婦,卻無法享受少奶奶的清閒,一樣要操持家中的大小事務,包括煮飯。產後哺乳期的媽媽都有漲乳的現象,但忙了一早上,背在「胛脊」(6)的孩子因肚子餓而嚎啕,乳汁也因來不及授乳而泌出,可是偏偏又日近中午,長工要回家吃午飯,非趕緊做飯不可,手忙腳亂的窘境,心中的無奈恨氣油然而生,不經意的咒罵長工為「死長工」。

時代的推移帶動社會的變化,「一審重判,二審減半,三審豬腳麵線」,則是國民黨時代的產物,因為政治干預司法,有很多犯了貪瀆罪的政治人物,雖然一開始法院都會宣判重刑,但上訴高等法院後,刑期大都減為一半,再經不服,上訴的結果往往是罪證不足,無罪開釋。這是現代人諷刺法院、消遣政客的語言結晶。此外如「選舉無師傅,錢買票就有」,已是大家能夠心領神會的名言。

農耕、節氣也有很多智慧的俗諺(7),如「正月寒死豬,二月寒死牛,三月寒死播田夫」,「清明轂雨,寒死虎母」,「未食五月節粽,破裘毋甘放」,「芒種雨,無乾土」等等,太多了,為何稱這些農諺有智慧,乃因這是早年相當於氣象局的準則。
類似這種諺語真是多如恆河沙數,再次誠摯的邀請對台灣文化、語文有興趣的朋友到社大報名,共同探討深邃雅意的先民遺產。


1、「于」讀「ㄏㄨㄛ」,音如雨的白話,古時匈奴的族長稱為「單于」,北京話的破音字讀「ㄔㄢˊ ㄩˊ」,漢文讀「ㄒㄧㄢ ㄨㄛ」(先烏),經代代相傳,「烏」走音為「雨」,「給」的意思。
2、牛並非台灣本土原生動物,是早期的外來種。
3、製糖的甘蔗為「白甘蔗」,甜度較高,但纖維很粗,令一種市面上販售的叫「紅甘蔗」。猶記年少時有很多人會在行駛中的「烏台」抽甘蔗,是一種無限樂趣。「烏台」是「五分仔車」載運甘蔗的貨車。
4、「中晝」讀中「ㄉㄠ˙」
5、長工是長期顧傭,打零工的叫「作散息」,到商行「食頭路」的老闆稱為「辛勞」,也有人叫「身奴」,靠勞力為生的叫「苦勞」(讀ㄎㄛ 鑼),或「苦力」(讀ㄍㄨ ㄌㄧˋ)日據時期有句俗語叫「台北查某、鹿港苦力」。
6、背脊,背上。
7、台灣俗諺只要是兩句以上,百分之九十五以上都有押韻,美就美在這裡。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2/20/2010 at 2:44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2/20/nienhsilin-taiwanese-history-3/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