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母語(河洛)週-9 台灣語文小棧之5 黿鼇龜龞竈 2006.07.22

台灣一句俗語,有淡薄仔消遣讀冊人,叫做『四書五經讀透透,「勿會」曉寫黿鼇龜龞竈」(1)。第一,「鄙相」某人只會「念冊歌」而毋識字;第二,因為有一寡字毋是常用的字,自然就較生分;第三,部首攏是「黽」部(竈是「穴」部);第四,字畫濟。
其實不只是「黿鼇龜龞竈」真少有人會曉寫完全,就是一寡罕得用的字,也是寫「勿會」出來。本文就提大家平常較無用著的台語漢字來合各位作參考。
(繼續閱讀…)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2/28/2010 at 1:16 上午  發表迴響  

清明 掛紙 焙墓 – 從節日談台灣語文 2006.04.03

在廿四節氣當中,清明節可謂是民間的一大節日,俗語「清明無轉來無祖,過年無轉來無某」,國家更將這天訂為「民族掃墓節」,可見他的重要性。
既然是掃墓節,祭祖、掃墓自然是不能或缺的要務。「掃墓」是北京語法,台語一般都稱「掛紙」,或「焙墓」,這兩種儀式,有基本上的差異。
先說「焙墓」,一般家中長輩仙逝後,以土葬來建立墓塚(民間稱為「凶葬」),遵照古禮必須「守孝」(戴孝1)三年,古人說:「慎終需盡三年禮」,滿三年才能除服(退孝)。在三年內,每年都要準備牲禮、龜粿、雞蛋等祭品到墳上祭拜,稱為「焙墓」。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4/2010 at 5:17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8 台灣語文小棧之3 古井邊電台 2006.03.10

早時(1),台灣的「水道水」無普遍,茨內底的「婦人人(2)」欲洗衫仔褲通常置兩個所在,一是溪仔邊(如新溝(3)),一是古井(4)邊。有人講,「三個查某,一個菜市」,是「詼洗」查某人愛講話。因此,古井邊的對話就變成地下「摃破(5)」電台,地方的消息置這交換、傳播。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4/2010 at 5:10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7 台灣語文小棧之2 一碗雜菜麵 2006.06.30

因為臨時被通知提前截稿,一時找不到適切的主題,只好先來一碗雜菜麵,反正既稱「小棧」,一盤「黑白切」的小菜又何妨?(「黑」在台語中一向都用「烏」,如「烏醋」、「烏豆」)
因為地域的不同,文化的差異,所使用的語文當然就有差別。如「齒」與「牙」,北京話用「牙科」,台灣話則云「齒科」,牙齒叫「嘴齒」。乞丐台語稱「乞食」,最近很多飲食攤將「食飯」寫盛「呷飯」,可不見有人將乞食寫成「乞呷」,可見誤用之字是經不起檢驗的。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4/2010 at 5:00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6 台灣語文小棧1 2006.3.10

不久前,幾位北部下來的年輕朋友,到工作室欲打聽「鹿港發展苦力群」的成員。他們知道我的習性,所以都用很「破爛」的台語跟我交談,「苦力」兩字卻唸成「ㄎㄡˊ」力。
馬上機會教育,說:「苦」這個字最少有三音,歌仔戲的苦旦經常會哀呼『我苦也』,這時的苦,音是「ㄎㄛˋ」。以前社會底層靠勞力維生的有兩種角色,一曰「苦力」,一曰「苦勞」,他們的工作都是拉車、扛貨,「出氣出力」的勞動階級。可兩種人的讀法又不同,「苦力」讀做「ㄍㄨ ㄌㄧˋ」,而「苦勞」就要讀成「箍羅」。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4/2010 at 4:51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5 台灣語文小棧之4 趣味格骨話 2006.07.13

「格骨話(1)」就是北京話的「歇後語」,置生活對話中經常會被引用,濟濟的格骨話中,約有90﹪是「諧音」的運用。舉幾個例大家參考。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4/2010 at 4:42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4 三談鄉土語言教學 2006.04.10

又有鄉土語言教學的現職學員告知,鄉土語言教學有的學校是由導師兼任,因此,就有每一老師分工,專門教哪一課,這樣的方式有利有弊。認真的老師可以研究得更透徹、廣泛,學生受益也大,如果是擺爛的老師,那就有一部份的課是全校皆錯。

現階段鄉土語言教學出現了兩個嚴重的問題,一是師資,一是教才。

Published in: on 02/23/2010 at 9:54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3 再談鄉土語言教學 2006.03.25

鄉土語言教學既然是九年國教的政策,想必國中小學一定戮力執行,然而社會上流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諺語,在第一線的基層教師,卻真的有人以「擺爛」的對策來敷衍。

在外地的學員中,有些就擔任鄉土語言的教學工作,詢問學校內鄉土語言教學的現況,得到的答案竟然是有人「放CD」,而CD的內容是一些師大學生以北京語法直接翻成台語的教學,有些人是照著教科書傳授,這樣的教學,台語哪裡還有明天?

上期就提到,坊間的台語教科書謬誤之處繁多,現在再以「真平企業」的台語讀本第十一冊為例,來檢驗「盡信書不如無書」的箴言。(以前曾提及的錯誤,在本文不再重複)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3/2010 at 9:47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2 初談鄉土語言教學 2006.03.14

九年一貫教育的政策實施後,在一片重視本土文化的教學精神中,國中小加進了「鄉土語言教學」的課程。五年前教育部還舉辦了一次「鄉土語言支援教師」的認證考試,當年考試及格的朋友,目前幾乎都在各學校執教,是鄉土語言教學的一支生力軍。

可是,比較有鑽研的支援教師還是有限,所以有很多學校就以導師來教,這就出現了一個荒謬的問題,太多年輕的老師,自己的台語都說得「七蓋八笑」,教出來的效果可想而知,這些老師又沒有進修的意願,只好依照課本照本宣科,殊不知,開放的民間版台語課本又是錯誤連連,誤人子弟,莫過如此。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3/2010 at 9:41 下午  發表迴響  

世界母語(河洛)週-1 台語腔調與其他 台灣民間文學簡介之六 2006.02.28

眾所周知,台灣話有泉州腔和漳州腔的分別,從康熙年間直至今天,漳泉語系因政治、經濟的影響而有強勢、弱勢的起伏。

已早,泉州人比較會做生意,因商致富後的勢力遠遠超過漳州人士,鄭氏王朝定都台南(建立「東寧府」,其實就是鄭家的「東寧國」),成為早期的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這些商機無限的好地方都屬泉州人的勢力範圍。此後,「一府二鹿三艋舺(1)」的地盤幾乎都是泉州人的勢力範圍,此時,泉州腔成為強勢語言。

(繼續閱讀…)
Published in: on 02/23/2010 at 8:27 下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