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坎坷多少汗 粘錫麟

自一九八六年一頭栽進鹿港反杜邦運動,歷經後勁反五輕、抗爭李長榮、反六輕、反核運動、搶救身林…..無役不與。當年,從教育界的逃兵進入環保界的新兵,只因不忍眼見美麗的島嶼在公害肆虐下,沉痾日重、生機轉薄。第一個十年的階段計劃,幼稚的以為可有一番成績,可七個年頭過去了,台灣的環境依然在浩劫的煉獄中浮沉,心頭的裂痛 有增無減。

工業污染的公害或因法令的日漸完備,民眾意識覺醒的監督,已不復往年的激烈對峙。可是山林的潰爛,卻因經濟作物入侵及高球場、遊樂區的開發,加速了「國在山河破」的慘境,核四預算在公權暴力的運作下解凍\,核電機祖的增加蠢蠢欲動;資源回收是疲軟無力的需應,一次性的消費浪擲,垃圾戰爭方興未艾,水資源日漸缺乏、水質持續惡化….。林林總總的環境問題,仍是環保團體沉重的課業。

二千多個日子裡,走過的是無盡坎坷,付出的是淋漓的汗水,得到的是隱忍的辛酸。這個社會本就有「有人打鹿,友人吃鹿肉」,反杜邦促使環保署提前成立,地方環保局升格,提供不少公家飯碗,反五青史後勁居民坐享十五億基金的孽息,中油高官也可在污水處理池中上下其手,太多太多「吃鹿肉的」,「打鹿的」風險可多了,昔日戰友官司纏身,自己也受到全島姓黑函散發的惡毒污衊,至於「環保流氓」的封號,是等而次之了,這一切,我們都無怨無悔。

使力創立的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如今是冬眠狀態,並肩作戰的反五輕自救會,如今是煙消雲散,辛苦組成的台灣綠色和平組織,如今是名存實亡。昔日的夥伴很多已進階國會,往日栽植的綠色種籽各奔前程。台灣的環保組織本就是弱勢團體,在政治議題熱門的衝擊下,環境保護的微聲弱光,只有靠更多疼惜興鄉土的朋友來扶持了。

今年,在新環境基金會的力邀下再披戰袍,為台灣環境盡棉薄,希望新環境的活動主張,能得戚戚共鳴,則蒼生幸哉。

(1991.4.2 自由時報18版)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13/2010 at 2:28 上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13/nienhsilin-claim-2/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