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牛的故事 寫於520農民運動之前 粘錫麟

林牛港,五十幾歲,是住在下港的篤農,大家叫他牛港伯仔。

牛港伯仔承襲了二甲多的農田,也承襲了老爸的作息方式,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沒有報紙,沒有電視,沒有機車,只有牛車。十八歲就結婚,因為可多個工作人口。牛港伯仔有二個男孩,父親死後,一家四口,倒勉強可以溫飽。

以農養工的政策推行以後,牛港伯仔的土地有一大部份被國營企業徵收,另一大部份也接著被工業區收購。只剩下支離破碎的二分多田地,自此做田的收益一年不如一年,士地被徵收的補償費也逐年的賠在農作上。

牛港伯仔剩餘的農田,被分割在東西兩處,東邊的田吃的是工業區排放的廢水,西邊的田,水利會長年無水供應灌溉,只好自打地下水,對於不供應水而每年必需照繳水利費的事,雖然存著疑惑,但也忍了,因為拒交水費,法院馬上就來查封。

有人告訴牛港伯仔,吃工業廢水的穀子有毒,牛港伯仔不敢留看自己吃,只好賣掉,可是糧商又要殺價,無奈嗎?也認了。

牛港伯仔沒讀書.想要讓長子阿雄唸初中。可是阿雄很懂事,不忍增加家裡的負擔,想在家裡幫忙耕田。牛港伯仔認為種田是虧本生意,多一人做是浪費一個人工。因此阿雄就下工場當黑手,如今,已升為技工,以工資來貼補家用。

前幾年,阿雄結婚了,新娘是隔壁村阿木伯的女兒,在加工區當作業員。台灣嫁女兒的惡俗,猶如在拚嫁粧,阿木伯仔不能免俗,標了幾個會,向親朋借了些錢,備置了一份標準嫁粧。於是,

牛港伯仔的家有了電視、冰箱、洗衣機,也有了代步的機車。這份裝備,羨熬了全村的農戶。

牛港伯仔的弟弟叫林牛屎,牛屎伯仔分得的田地比較幸運,沒被徵收,但田作得越多賠得也越多。當政府鼓吹精緻農業時,就接受政府的輔導,轉種椪柑與葡萄。沒想到投下幾年的人力、資本後,正喜可以收成銷售時,卻碰上大量的美國水果傾銷,島內水果價錢跌至谷底,售價不夠採收工錢,只好任其腐爛,弄得血本無歸,牛屎伯仔暗「幹」在心。政府的輔導變「輔倒」。

牛屎伯仔的二個女兒,本在紡織廠當女工,但是面對農村經濟的崩潰,面對老父每日的哀聲嘆氣。二姊妹多日商量,瞞著老父說台北的工價比較高。含著眼淚投入於台北的特種場所做起xx女郎。

牛屎伯仔眼看女兒每次休假回來都穿得很台北,家中也陸續有了冰箱、電視、洗衣機、摩托車……等,牛屎伯仔好高興,台北真好,像我這在鄉下種田的人,真比「牛屎」還不值錢。

有天,牛屎伯仔上台北看望會賺錢的女兒,結果,父女三人抱頭痛哭,怨恨做田人的歹命。

最近,全國農民在生計無著,忍無可忍之下,決定上台北去抗議。牛港伯仔這次下定決心,一定也要報名參加。在軍中服役休假回家的次子阿發獲知老爸將要參加農民抗議活勤時,趕緊勸阻。阿發告訴老爸,軍中的長官說,街頭抗議活動是非法的,是一些有心份子在破壞社會的和諧,不要被政冶人物利用。牛港伯仔認為農民的生存已徑面臨「水淹鼻孔」的困境,不管,三七二十一,這次街頭是上定了,但是牛港伯仔不敢找弟弟牛屎一起去,畢竟上街頭是要承受些風險的,他認為,他不忍!

那天,全省憤怒的農民在台北大會師。牛港伯仔在隊伍裡看見了弟弟,弟弟也看見了牛港伯仔,他們不交談,但他們的眼神有光了,他們的胸膛挺起來了,他們的步伐堅定了,他們撐著標語,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台灣牛的牛脾氣被惹起來了。即使強按牛頭也不喝水了。

(自立晚報七十七年三月二十五四)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13/2010 at 2:39 上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13/nienhsilin-agriculture-1/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