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視中油舞弊案-慰問後勁蔡朝鵬 粘錫麟

我們是陪後勁走過三年多反五輕坎坷路的朋友,及當年關心後勁問題學生工作隊的成員。在五輕廠強渡關山後得日子裡,我們無時無刻不惦記著後勁的朋友。

在五輕建廠後,中油是否實踐了承諾,後勁的環境是否改變了?十五億回饋基金的運用,後勁人是否滿意了?在三年後的今天,中油煉油總廠爆發了舞弊醜聞,我們覺得不該再沉默了,爰發表下列聲明:

一九八七年後勁人以累積四十年工業污染的受害怨氣,寫下可歌可泣的反五輕運動,在台灣環保史上留下了活生血淋的見證。三年多的日子裡,後勁人面對的是官方行政的蠻橫僚氣,是情治單位的騷擾干預,是黑道分子的暴力恐嚇,然而,後勁人無畏無懼南北奔波的抗爭,付出了無盡血汗,付出了牢獄災難。雖然五輕廠在經濟掛帥的魔劍下,在公權力的強壓下動工,後勁人獲得了類似遮羞費的回饋基金,煉油廠卻獲得更多改善污染的經費撥付,埋下了醜聞弊案的基因。

中油煉油廠在五輕未建廠前,是以出賣土地環境與居民健康的社會成本來攫取暴利,五輕建廠後,是以黑箱作業的私相授受,藉改善污染之名行利益輸送之實,中油在製造污染的日子裡賺盡了黑錢,在改善污染的工程裡也賺盡了黑錢,後勁人血汗換取污染經費的功勞苦心被惡質扭曲,萬千公民的納稅公帑被惡劣的分贓。

在中油可將廢水變油水的「大胃」魔術赤裸穿幫時,後勁反五輕的主力成員蔡朝鵬卻進了大寮監獄。檢視後勁反五輕的結果,煉油廠的要員人人有功,個個升官,反五輕的要角卻是人人有罪,人人判刑,這不是很諷刺、荒謬的社會嘲諷劇嗎?

後勁的回饋基金是由中油主導下的委員會操盤,成員是否能反應後勁人的需求心聲?由廢水處理工程弊案的經驗法則推論,基金委員會的運作,或也難免有黑濁不當的嫌疑。因此,我們主張回饋基金會應作一個更能代表後勁民意的改組,才能澄清外界的疑慮。

我們期盼後勁的居民,不要耽迷於區區的基金孽息,而應在五輕的建廠過程中,以當年反五輕的精神組織「反貪愛鄉打特會」,來監督中油新建工程的品質良 與老舊工廠的污染防治,只有後勁居民強力的就近監督,才能稍改中油弊病叢生的體質。

在此,我們寄語朝鵬,只要真理未死,公義未泯,您是代表為台灣環境慷慨就義的俠客,有形的囹 關不住您疼惜鄉土的心情,我們將暫時承擔您無法打拼的理想,並為您祈禱祝福。

在一個不公不義政權的統治下,為環保抗爭入獄受難,絕對比工程的舞弊貪瀆光榮萬千百倍,相對於那一票污水池裡的蛆蟲,朝鵬您,擁有的是可敬的自傲。

連署人 :

粘錫麟 (新環境基金會主任秘書) 劉守成 (台灣省議員)
林美娜 (台權會主任) 林碧堯 (東海大學教授)
林聖崇 (台灣綠色和平組織會長) 施信民 (台灣大學教授)
黃提源 (清華大學教授) 張國龍 (台灣大學教授)
鍾淑姬 (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執行秘書) 許益智 (立委朱星羽助理)
林俊義 (東海大學教授 國大代表) 張廖萬堅 (東吳政研所研究生)
蔡仁堅 (國大代表) 王智章 (綠色小組)
田秋菫 (宜蘭縣環保聯盟理事長) 林信誼 (綠色小組)
李三沖 (綠色小組) 劉昭勇 (傳播界)
鍾 喬 (優劇場團長) 溫雅芬 (傳播界)
盧思岳 (傳播界) 蔡建仁 (世新學院教授)
范振國 (人間出版社) 黃志翔 (劇作家)
黃玲娜 (國大代表) 鍾俊陞 (人間出版社編輯)
何佩珊 (社運工作者) 高清波 (世新科技貴人)

(1993.7.16 台灣時報副刊)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13/2010 at 10:54 上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13/anti-oil-fifth-2/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