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山巔水涯

一九八○年決定開發彰濱工業區,但投資四十億後放置閒置,加上利息超過七十億的公帑在錯誤決策下就套牢。其間還發生了轟動中外的反杜邦運動,開始了台灣環保運動的契機。

彰濱工業區原本七千多公頃,反杜邦運動後就有了調整,有省府開發、有縣府規劃。省政府預訂在伸港段設立壓縮垃圾掩埋場,剛好與水鳥自然保護區隔鄰,引起野鳥協會環保生態團體再三質疑與不滿; 縣府規劃興建的永興段因弊案連連,至今餘波盪漾。

調整後,工業區手上仍有三千六百多公頃土地,被列為郝揆六年國建計劃之一,預訂設立石化鋼鐵金屬火力發電台肥化工…等高污染工業。在如此龐大的開發計畫,工業局事前並未提出環境影響評估報告,而只以說明書瓜代搪塞

人淨會不忍台灣生態再次受到無情斲傷,於十九日和綠色和平組織新環境基金會的朋友南下,先拜訪台中市新環境促進協會,再造訪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現場勘查彰濱海岸的結構,並與線西養殖戶做初步的對談了解。

二十日拜訪彰化區漁會,懇談對彰濱工業局開發的看法,並往訪鹿港詩人施文炳(亦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秘書長),就鹿港文化的人文面探討彰濱開發案。

下午拜訪彰化縣政府,與縣長周清玉環保局長黃勝發,就彰濱開發後,自然變異的利弊,做誠摯的建議,對黃局長的可一面開發一面評估的主張,感覺不可思議,非常自失立場。

二十三日參加環保署在彰化縣農會舉辦的彰濱開發環境說明的審查會,並提出建言。

九月花蓮的勘查,那滿目瘡痍的景象一直縈繞在參與者腦中,十月二十四日綠色和平組織的山林勘查小組再次登山,從和平林道往上,本要到達六十二k的溪北工作站,但在三十三k處就因道坍方而折回。

在短短的三十三公里行程中,目睹了五處礦場對山做最無情無義的殺戮開採,美麗壯偉的山林被肢解的體無完膚,貪婪慾望的魔掌撕毀了大地的母親,遍體鱗傷的巨人,留下一道道直瀉而下的血痕。徒法而不自行的官方與攫奪暴利的商人,建構了姦殺山林的共犯結構。

二十六日,因無法上山而折回和平,沿著大濁溪深入勘查,與載山石的卡車一輛輛錯身而過,和平溪河床已日漸增高,不久當會與橋面平起平坐。下午往花東縱谷前進,選擇紅葉部落做另一點的觀測。

二十七日,順道先往玉里松蒲萬麗橋的河床,幾年來已升高五公尺以上,山上的經濟作物—檳榔、文旦、桂竹— 加上產業道路的開闢,是松蒲崩堤、居民受困的最大原因。

五十幾戶被沖毀的紅葉部落,虎頭山的林道已被沖失,沿著紅葉溪河床攀爬跨越比房屋還大的巨石,深入側三公里處(往返四小時),堆積在河床的巨石,都有採礦的痕跡可循。山腰上的產業道路完全被石土掩埋成四十五度的傾斜坡狀,河床淤積已高達二公尺以上,礦場的肆意作業不存人性,紅葉部落被犧牲的元凶已清晰可見。

花蓮,即將要變成水泥專業區,在地理結構先天脆弱的條件下,政府不善加維護已惟恐不及,若要再以無情的盤剝摧殘,則人命的尊嚴將被最徹底的踐踏。

(原文刊登於1992年佛教文化雜誌 )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09/2010 at 6:41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9/aroundtheworld-october/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