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見山老鼠 粘錫麟

賀伯颱風後,南投縣有一批合法申請經審核放行的漂流木中,被人發現雜有砍代的跡象而向檢方檢舉,經南投地檢署承辦檢察官指揮警方前往山區搜索,終於找出盜代林木現場,從而證明山區仍存在著山老鼠蹤跡。

台灣盜代林木的情況一直存在,早期以林商以合法掩護非法的越界砍代最為普遍。木材商人向林務局標得林班後,經常私自擴林範圍,標少砍多,甚至連「界」印烙鐵都敢偽造。這種明目張膽的手法自然要與林務官員及檢查哨互相勾結,否則很難得逞。

小焉者如朱銘的兒子盜閥紅豆杉(上好雕刻木材),將之鋸成數段,由賓士車運贓,結果被查獲送辦,這是不懂打通關節的外行行徑,莫怪會被逮個正著。

各種大大小小的盜閥行為是歲歲年年的在台灣各山區發生,但真正抓到山老鼠的卻是寥寥無幾,這種現象著實讓人詫異。因為每次往山區勘查時,經常會碰上管制區,如無入山證誰也別想越雷池一步,但一車一車的木卻可從盜代山上往外運送,豈不怪哉?這中間如果說沒有「曖昧」,誰會相信。

林務局自改制後其主要的功能為育林保林,每個林班都有巡山員的編制,巡山員主要的工作除防止森林火災外,更重要的是嚴防盜林。於是我們又有一問,山老鼠盜代林木的時程絕非一日二日,難道巡山員漫漫的盜林行動中都恰好沒有巡視到?

雖然台灣山區遼闊,但為防止盜閥林木可也設置了種種措施與重重關卡,但信義鄉三十申林木盜閥現場卻要勞動檢察官上山才發現,寧非異事。再說從事漂流木打撈的民眾均能輕易辨別漂流木與一般林木的不同(漂流木經大水的沖刷與石塊的碰撞,表面光滑),豈審核放行的承辦人員反無此常識?因此,林務人員與盜林者有所勾結,是我們合理的懷疑。

賀伯颱風後舉國上下已真正體會到山林資源保護的重要性,已是受創甚深的台灣山林哪堪山老鼠再如此的猖獗。我們不知何時才能和老鼠說再見,這或許也是台灣人的悲哀吧!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三日立報二版)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08/2010 at 6:11 上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8/nienhsilin-forrest-2/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