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林蒲暴出了什麼問題 寫在一九九二世界環境日 粘錫麟

高雄大林蒲居民為抗議中油大林廠污染,圍廠抗爭二十五天後,終在二十六日凌晨爆發了激烈的衝突事件,使小港地區瀰漫著血腥異味,一時之間,政府譴責民眾是使用暴力的暴民,居民則指責警方的驅離方式,是十足公權暴力的暴警行為,在這暴來暴去之間,倒「暴」出不少環境問題。

幾十年來,台灣環境在經濟掛帥的「鐵牛仔頭」的衝撞下,折磨得體無完膚,內外重傷。早期,在戒嚴體制的護航下,在全無法令的約制下,國營工廠的公害污染,就像叢林裡的山寨響馬,對生態環境、空間品質是恣意的掠奪破壞,受害居民敢怒不敢言,個個暗幹在心內。中油、台電更是國營事業有名的污染大戶,幾年來各地對這二大污戶的公害抗爭持續不斷。國營事業如此,民營企業當然有樣看樣。由大林蒲的小例看,無辜的台灣人民隨時會碰上大地反撲的綠色災難

大林蒲事件有其因果關係,「因」有遠因、近因與惡因,「果」有惡果、苦果與恨果。

長期污染累積鎖累積的民怨是大林蒲事件的遠因。環保署雖鑑定最近一次抗爭焦點的空氣污染為水蒸氣排放,但並不代表在這之前全無公害事實。筆者在反五輕公害之初,即常住後勁達十六個月,用身體去感驗中油總廠長期污染的惡質,在地下水點火可然,後勁溪污濁死亡,空氣污染造成病痛,噪音的吵雜失寧…等構織下,稱後勁人為人間煉獄實不為過。總廠如此惡劣,大林廠如果說長期零污染,跪下來講都沒有人會相信(石化廠本就是公認的高污染工業),如果二十年長期污染政府都可視若無睹,居民出此下策讓政府賭一賭,也事情非得已,可以理解。再者,中油仗恃國營招牌,壟斷的獨佔利潤,使中油在高雄地區儼如鴨霸國度,視鄰居如二等國民,使民怨越積越深。中油的敦親睦鄰工作,是近幾年在環保運動的壓力下才實施,且存在著施捨的官僚心態,對已病入膏肓的廠民關係,這種劑量當然難見回春之效。

郝柏村的公權力論事爆發衝突的近因。政府高官經常以高姿態臨幸地方,走馬一趟,連花在那都尚未看到就輕下結論。須知公害污染並非短時間的巡視就能了然,污染有的是長期,有的是瞬間,俚語:「做賊一更,顧賊一暝」,唯有長期在當地顧賊的居民,才能明白污染大戶的賊跡(反五輕期間也曾多次高官下巡,中油總廠常以停爐、降載的手段來隱藏明顯不利的現象)。因此,以閣揆之尊在廠區門口與民眾展開撥婦罵街的對話,就突顯郝柏村的膚淺與對問題癥結的無知,強調法治公權力,使官僚生態寄生的警方在上承旨意下,擺開硬幹的邀功表態。如今,民眾驅離了,身體外的箭桿被警方的暴力外科鉅掉,請問,尚在體內的箭簇要留待那位高明的內科大夫呢!?

政府一再迷信金錢萬能的膏藥,是埋下圍廠抗爭的惡因。前幾年,林園的圍廠,政府以十三億的鉅款去數人頭賠償(陷環保運動於不義),中油夜化氣接收站的紛爭,也是以金錢擺平永安村民。在公害糾紛中,政府不思改善防治設備,卻採用「錢駛死人」的惡霸財主的手段,實在令人不解。緊接著五輕設廠十五億核四設廠十七億,拿納稅人的拳頭母樁石獅,價碼節節高升,難怪大林蒲在隱忍二十年後,也開口索賠。如果企業界不深自覺醒環保已是世界性的課題公害防治是企業應負的社會責任,再多的賠償也只是「遮羞費」的掩飾一時罷了!

比照辦理將是政府及國營企業以後會頻頻遇上的惡果。一再的錢海戰術,會讓一般民眾以為這些單位是「百姓公仔」– 有求必應,也會讓關聯地區民眾認判分贓不均(北部的瑞芳、南部的茄苳都要求分一杯羹或補償回饋)。國營事業不應以營利為唯一目標,它必須負起社會道德責任,以誠信原則做好廠區的防治工作,以為民營企業表率,才是一勞永逸的釜底抽薪。

廣告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1/08/2010 at 5:55 上午  發表迴響  
Tags: , , ,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8/nienhsilin-antielectric-1/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