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庫不是萬靈丹 粘錫麟

三月底應邀參加優劇場主辦的「美濃水庫」公聽會,五月初,到美濃原鄉拜訪朋友,並做了三天的田野調查,五月中,再應美濃愛鄉協進會之邀,參加由水資會余陳縣長主持的美濃水庫說明會,讓新環境基金會美濃人反水庫之事件有了較深入的了解與同情。

台灣年平均降雨量為2500公厘(分佈範圍自1100公厘至4980公厘),是世界各國降雨量平均值之上,而國民用水的分配量卻是每人水量平均值之下,為什麼會如此?四百年來,台灣的氣候條件無多大改變,一樣春雨,一樣入梅,一樣有颱風豪雨,但近年來的旱澇之災卻特別嚴重,何以致之?因為政府對自然生態的不知敬畏,產業結構發展的不當…,等種惡因所得到的惡果。

台灣光復後,國民政府以征服者的心態行殖民者的政策(如:煙酒公賣),對台灣珍貴的扁柏紅檜更是長期失血性的輸出。森林,是大地的守護神,四十年間政府地氈式砍伐原生林的面積,是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砍伐量的數倍,短視近利的貪婪掠奪,造成了大自然無情反撲的懲罰。

據林務局之資料指出,有森林覆蓋,下雨時樹冠截阻百分之二十五,貯留百分之五十,逕流才百分之二十五(這就是細水長流的調節功能):反之,森林砍光後,下雨時只能貯留百分之五,高達百分之九十五之雨水就從高山坡地逕流而下。台灣山高坡陡河川短促,加上林木濫伐坡地濫墾,空有充沛的雨量,卻不是逕流出海,就是氾濫成災。這是誰造的罪孽?

當今聖上李登輝先生曾有每年建一座水庫的指示,這可真是「何不食肉靡」的自認英明,是江湖郎中式的治水歪理。森林砍光,農業上山、採礦業、水泥業、高爾夫球場、遊樂區、龍泰陵、坡地建築…等共犯加諸於大地的凌虐,是史無前例的惡行。水土流失,河床淤積、水庫夭壽、水質惡化、旱災水禍,…等併發症一一呈現,「標」、「本」錯置的誤失,水庫豈只能成為萬靈丹?

我們曾做過調查,當平地大鬧水災時,也正是石門水庫大肆洩洪之時(因水庫淤積而減少蓄水量,稍下大雨就攀上警戒線,管他百姓生死,先開閘洩洪再說),於是下游百姓的受害是雪上加霜,卻無處「討賠」因此,水庫的興建等於任累積無數水災難變成不可預知的大災難(這叫零存整付的災難),是水源的終結者(水庫壽終時等於宣佈一條集水區的死亡)。請問,台灣有多少水源區可做「飲鴆止渴」的前仆後繼?

美濃,雖然是「鎮」,卻是相當「庄腳」的地方,除了鎮公所百公尺範圍內尚有一點商業氣息外,沒有酒家茶室,沒有KTV、卡拉OK,是一個純樸、靜謐、安詳、迷人、遠離塵囂的世外桃源,是一個充滿原鄉氣息的客家聚落。大高雄的水源問題如果要由美濃人來承擔水庫崩毀的禍害風險,是政府對弱勢客家族群的「軟土深掘」

當年建造石門水庫時,阿姆坪的百姓被迫遷往觀音鄉大潭村,當他們胼手胝足的從砂礫瘠地中開墾出自己的田園家宅時,卻不幸因高銀化工鎘污染而罹患痛病,再次無奈遷村,一生中為水庫而需二度遷村的苦命,真是情何以堪?

廣善堂屋角的「剪黏」在夕陽餘暉中依然閃爍光芒,東門城仍舊傲立在歲月的痕跡,「柏公」猶原留住歷史的腳印,笠山仍然屹立在美濃人的心坎,這些都代表著客家族群團結、堅韌、禦侮、抗暴、護鄉,為後代子孫打拚的義民性格。我們不願如世外桃源的美濃,加上一個我們不能接受的水泥惡靈,我們不忍與世爭,善良勤奮,熱愛鄉土、眷戀家園的美濃鄉親,步上阿姆坪的悲情後塵。

客家人有句諺語:「火燒腳底就要行」。我們支持美濃鄉親悲情的控訴,我們更期盼美濃鄉親能「手牽心連相照顧,共同打拚為鄉土」,「為著子孫為後代,大家勇敢站出來」,因為,只有團結才有力量,只有團結才有勝利。

(本文為新環境月刊第八十八期「美濃.水庫」專輯報導引言 / 民國93年7月20日 台時副刊)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05/2010 at 6:32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5/nienhsilin-reservoir-1/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