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暖化必反黑心企業 一公噸CO2的真實交換價值 郭安家

「呃…現場媒體記者都在,我想,這問題相當嚴重已經是國家政策問題了…歐洲許多國家已經證明GDP與二氧化碳排放量是脫勾的;事實上,很多國家像德國二氧化碳降低但GDP還在成長,經建會與經濟部應該好好想一下,」第七屆環評委員郭鴻裕台塑鋼鐵案環評會沉重地說。

民國九十七年十二月八日是全球抗暖化同步遊行,但去年民間極力推動的「溫室氣體減量法」草案今孤獨地躺在立法院。由於民進黨極力反對,國民黨唱反調地讓它初審通 過;但,藍綠黨皆知一旦行溫室氣體減量法或課徵碳稅,第一個死的是台塑。草案沒有續審,說穿了,陳水扁、馬英九只是台灣國的總經理,台灣國的董事長是王永 慶。經營之神王永慶何其偉大,他對待外勞、雲林鄉民、環境的方式隱然是經濟部的施政方針。

台塑曾在環評會答辯中提出嚇人的CO2排放量, 被前任環評委員李根政指出提供錯誤的數據,經李根政估算,單單六輕四期每年的排放量就高達 6,755.7萬噸,是台灣2005年總排放量(25,423.5萬噸)的26.57%,目前已超過全國住商、運輸部門的總合,如果再加上進入二階環評的台塑大煉鋼廠,台塑企業CO2製造量就為1,489.6萬噸/年,佔台灣2005年總排放量(25,423.5萬噸)的5.86%,高達 82,453,259噸,是2005年總排放的32.43%以上。


台塑CO2總量上看全台三分之一

如果再加上八輕國光石化案,三千多人的台西鄉將會排放全台37%的CO2,雲林環保聯盟邱千芳則說,這些企業其實很聰明,國光石化裡面有台塑關係企業投資,即使台塑鋼沒有蓋成,他還有八輕可以賺錢。

此外,根據前環評委員徐光蓉找到《Nature》雜誌引述「二氧化碳監控行動」資料庫網站之資料顯示,全球發電廠中,台電台中火力發電廠CO2排放量是世界第一, 燃煤的台塑火力電廠則是世界第六名。

台灣的人口佔世界的0.2%,但二氧化碳的總排放量卻佔了1%,是世界排名第十二。雖然主流論述、經濟學家、工業局不同版本的數據皆強調台塑鋼鐵會為台灣帶來約1%GDP與下游產業成長,但關於台塑實際經濟產值的一直眾說紛紜,李根政只質問:「台塑已經佔全台四分之一以上的CO2排放量,未來會達三 分之一;但,台塑有為提供台灣三分之一的就業率嗎?有提供台灣三分之一的經濟產值嗎?」


82,453,259噸CO2換來一個地獄

「台塑六輕是用我們百姓生存的海去經營耶,我們沿海這邊都靠海生活,這蚵仔以前都每年收成你知道嗎?現在兩、三年才可以收咧,都不會長大。一百萬的收成有七十萬失掉而且兩三年才可以收,你看損失多少」丁太太邊剖蚵殼對我說。她很像七月份在安平馬路邊剖蚵的阿桑,但我們來到台西已經是冬天,安西府前的 馬路非常冷清只有急駛的貨車。

台西是護養蚵苗的第一線,養蚵多半是夫妻檔,老公下潮間帶收蚵,老婆則在路邊剝蚵殼或用一天四、五百元的工錢請人幫忙,閒暇時候夫妻自己多養一千到五千條蚵仔,每天賺兩三、千元。

如果五個男人把蚵抓回來,馬路邊四、五百斤的蚵仔就擺在桌上,十幾個人作業;這位太太作業完打聲招呼就幫那一攤收蚵,你有青菜就跟我換蚵仔、文蛤、吳郭魚、烏魚,如果抓到蚵仔的天敵蚵螺就一斤兩百元賣。男人習慣機械式生活,下海跟著潮汐走,沒有金錢壓力和都市打拼的角力。

但現在,農曆六月份的收成季拖到冬天台西漁村被台塑與地方派系改變了。丁太太說,蚵仔吃到污染的水變瘦品質變差,現在還要兩次作業把蚵苗換到乾淨的水養肥;種田的也做不下去,大家都很差了。旁邊阿桑說,空氣污染很嚴重阿,肺都出問題

台塑一概不承認六輕對於蚵農的損失,並進一步推動大煉鋼廠計畫,雲林淺海養殖協會林進郎說:「以前王永慶很捨得花錢,如果你抗議台塑的人會說:『來 來來,來這裡說,你要什麼東西就給你,不要再鬧,』加上國民黨樁腳文化環環相扣,在這裡根本很難突破 現狀利益,因為最親的人都會對你不諒解,他們認為拿那種錢是很正常。」

我問:「地方回饋金呢?」林進郎無奈說:「回饋金是回饋在那個M型社會上面的點點點,我不能多講什麼了,但聽說有人說拿到台塑一根煙囪一千多萬工人去清那個灰可以賣啦;至少有兩個人他們要是這種東西。」

台塑幾乎統治著雲林並在休耕政策扮演重要角色林進郎說:「水一度差不多十元多,但賣給台塑是3.24元 ,原本政府要調整一度水6元,但6元台塑還是賺錢阿!我感覺政府休耕政策是不對,它讓你休耕結果把集集攔河堰的水接到六輕。這些種稻種菜的農民沒有水自然 而然要抽地下水,也是天經地義的;而且水沒有過來讓農地濕,吹東北季風的話就是飛沙走石。這都是水資源不平等分配, 農田水利會把水賣到哪裡我們還在質疑耶。」

為了提供高耗能高污染的台塑更便宜成本,政府也計畫打造價值200億的湖山水庫,台灣生態學會陳秉亨估計,六輕離島工業區水量需要一萬甲的農業用水。或許,宜蘭民眾該慶幸陳定南極力反對六輕進駐,因為宜蘭走向低碳的觀光/綠色經濟道路,雲林成為高污染高耗能工業的黑鄉。

「他們只管GDP成長漠視很多東西,你想想如果這些人不能養活自己,那小孩子要怎麼辦?父母親都會想做這麼辛苦不想小孩子也這樣,但有的小孩在台北過不好也不敢回來,好像無顏見江東父老,」林進郎說。

廣告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1/04/2010 at 6:11 上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4/guoangu-keeper-of-taiwan/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