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鹿港文化淵源看反杜邦運動 施文炳

一、前言:

社會必須有漫長的歷史經驗的累積才能臻於成熟。抗爭運動便是一種社會進化的過程。社會有許多不合理的現象,以正當手段要求改革而不能,往往會走上抗爭之路。有了合理的抗爭,社會便會有所改革,因為如此,社會才會加速進步。

台大社會學教授張曉春說過,反杜邦運動如果是發生於另外一地,可能不會成功。他指出反杜邦運動的成功,與鹿港文化淵源有關。曾經有記者悲觀地問「跨國企業加上政治勢力的介入,當局不惜動用鎮暴部隊,抗爭會成功嗎?」。筆者答「會」。並告之以「我們會一切力量來完成。」

鹿港在歷史上面臨過很多次危機。經驗告訴我們,任何困難總是有辦法解決,因為我們有所憑持,那即是鹿港的文化傳統,群眾對社會公義團結力。反杜邦運動結束後,我們曾經作過研討,發現反杜邦運動所用模式與鹿港歷史上所發生過的頗為相似,等於是鹿港多次歷史經驗再複習。證明了悠久的文化歷史與成熟的社會經驗,對於反杜邦運動的成功,確有其因果關係。茲略舉幾件歷史往例,以及反杜邦運動梗概,俾便剖釋比較。

二、歷史回顧:

清代台灣素稱難治之區。自雍正而後,人口壓力逐漸增加,人民生活艱難,無業遊民日多,盜賊橫行。官府無能,民心思變。因此,反清革命頻起,而有三年一小反,五年一大反的台諺,形容緊接不斷的民變。加上因為灌溉用水之爭而引起的族群衝突,即漳、泉、閩、粵分類械鬥,歷涵蓋了台灣北、中、南部,死傷難以計數,產業嚴重受到影響,民不聊生。造成台灣社會極大的傷害。

當時之鹿港係台灣最大貿易港,萬商雲集、人文薈萃、民力殷富,因為地據台灣中部要衝,南引打狗、北扼雞籠,戰略地位重要,乃兵家必爭之地。自與民變、械鬥脫不了關係。加上朝代更替、地理變遷、社會進化等的衝激,不曾在歷史上曾經有過大變革,並有多次對鹿港構成威嚇的動亂。竟然都與鹿港擦身而過。未曾受到影響。對於當時面臨的一些問題,如何處理?其結果如何?簡述於下 :

1.遷街:
順治十八年(一六六一)舊鹿港淤塞,港口西移,大船不能入,為了運輸上的考量,而大舉遷街。本暗示鹿港公共事務,取決於民意的首例。方法是秤量兩地井水的輕重以決定遷街與否,群眾一致遵守地方公益團體的仲裁,放棄了花費漫長時間,以及龐大財力、人力、與心血建造的整個市街,遷建於現址。終於使鹿港在不久後來,成為台灣最大的貿易要津。

2.分類械鬥:
乾隆四十七年(一七八二)以及嘉慶十一年(一八零六),發生於彰化地區的漳、泉分類械鬥,漫延迅速,唯恐波及鹿港。當時鹿港是台灣最大貿易口岸,居民結構複雜,不只是閩、粵、泉也包括了大陸沿海各埠來的移民。為了維護鹿港的安全,以媽祖會為中心的公益團體出面,邀集地方士紳,像漳、泉及居民痛陳利害,呼籲雙方相忍為安,以為地方共同利益,堅持和平方式讓雙方共議。自由決定去留,並延請地方公正人士成立仲裁組織,公平處理遷出者的財產買賣及移交事項等。以和平、合理條件之下,圓滿解決了清界問題。道光六年(一八二六),閩、粵居民分類械鬥時,亦採取同一模式,有效消彌了場衝突。

3.民變:
乾隆五十一年(一七八六)林爽文反清革命,聲勢頗大,鹿港公益社團徵得街民同意,由眾郊商及居民自動捐出鉅款,秘密與爽文立約,以提供軍糧為條件,交換革命軍不得進入鹿港市區,使鹿港的經貿活動未受到影響。
乾隆六十年(一七九五)陳全反清,兵入鹿港,只殺官府,對百姓則秋毫未犯。
同治六年(一八六二)戴朝春起事,只攻彰化,兵未入鹿港。上數是間接因鹿港公益社團協調之力,使地方免受戰爭之害。
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施九緞抗丈反清,相傳係鹿港士紳在幕後主導,九緞起兵,自鹿港出發,沿街居民備壺漿以壯行。兵圍彰化縣城,要求燒毀丈單,官府不聽,派兵鎮壓,九緞不得已而動武,雙方互有死傷,事平,巡撫劉銘傳下令通緝涉案者,包括了鹿港的歲貢生施家珍。因牽連甚眾,全鹿港風聲鶴唳。後來經地方士紳及八郊公益組織出面善後、交涉。乃以抗丈之名了結本案,彰化縣治縣被撤職,並免了全台灣的丈費。鹿港涉案者皆未再追究。施九緞則在地方人士掩護之下逃匿,為有清一代反革命領袖之中,唯一未被處刑而善終者,年九十餘才病逝於其家。(抗丈:抗議丈量土地面積,征收丈費貪瀆不公)

4.海賊:
嘉慶五年(一八零零)嘉慶十年(一八零六)海賊蔡牽不斷騷擾台灣沿海諸城市,唯獨鹿港一地倖免。相傳係八郊組織與蔡牽簽約,由鹿港出入的船舶,以石計(噸級)給與蔡牽分紅。另有一說是八郊答應在鹿港未蔡牽銷贓,蔡牽守約而未犯鹿港。

5.抗日:
光緒廿一年(一八九五)日軍侵台,追進中部,情勢危及。鹿港眾郊商包括街民及公益社團共同捐款,推武進士許肇清、文舉人施仁思組織一軍,支援劉永福的黑旗軍。守八卦山,與日軍血戰,兵敗,許肇清及施仁思,潛回大陸。由八郊作善後,暗地裡協助一軍逃匿。日軍佔據廣,推士紳施子勤出面與日軍交涉,維護地方安寧。

由上述諸像處理過程,可以看出當時地方公益團體(如媽祖會及各行郊組織)的公心力,獲得廣大民眾一致的肯定,願意聽其約束。自願輸財出力,才能使每想問題皆能獲得有效的結果。關於公益社團處理問題的方式,有時會因情形不同而有所差異。可以肯定的是,地方公益團體等於是當時的地方自治團,有效彌補了官府的不足。是鹿港每每處於危險邊延,終能轉危為安,有效維護了鹿港的經濟文化命脈,使鹿港的元氣得以保存,未受到影響。

三、反杜運動

鹿港反杜運是台灣有史第一次環保運動,也是台灣社會環保的啟蒙運動,其規模之大、社會參與從面之廣,以及其影響之深遠,實為始料所不及。

在當時,另控制下的台灣,率領群眾走上街頭抗爭、反對國家政策,是非常敏感而嚴重的問題。動輒便會被指為是社會亂源、極端分子。以煽動群眾,製造社會不安危由,情治單位便可任意抓人法辦、罪名輕重則視當局對事件的看法而定。輕則有期、重則無期,誰也無法預料。百姓雖然極端厭惡高壓統治手段,對政府的無能、政策的錯誤、官吏的腐敗,以及諸多社會病態的日漸加劇而憤憤不平,卻因為懼怕惹禍上身,只好自掃門前雪,敢怒而不敢言,誰又敢公然向公權力挑戰。

經濟部未經環境影響評估,變核准美國杜邦公司在彰濱設立二氧化鈦廠,鹿港居民恐怕高度污染工業會帶來地方嚴重災害,而反對杜幫設廠,屢次以合法而正當的途徑向有關當局申訴,皆未獲合理的回應。百般無奈之下,為了自保自救,不得不採取行動,迫政府正視此案。反杜邦運動便在一種隨時被抓法辦的陰影之下展開。

對鹿港人而言,等於是一場與存亡有關的戰爭。是維護生存權、保衛鄉土之戰。為了抵制對安全構成威嚇的跨國企業,為了抗議政府的不當政策而走上街頭抗爭。

反杜邦的主要訴求是「反對任何違反自然生態、違反社會正義與人道原則的工業開發。」反杜邦運動因為牽涉了外國勢力,強化了事件的敏感性,政府當局用盡辦法,企圖迫使鹿港人屈服。不惜二度調動鎮暴部隊,意圖強制鎮壓。惜竟得其反。當局的強硬手度,激發了群眾的共同危機意識,一夕之間反杜邦聲浪蔓延於全台灣,各地智識份子、學術界、關心環保人士,台大學生群以及社會各界,包括政府官員各級民意代表,紛紛主動加入反杜邦行列。因此聲勢浩大,成為輿論的焦點。當局件事態嚴重,方宣佈『未經當地居民同意不准杜邦設廠。』另一面杜邦公司則派員到處遊說,因為受到鹿港居民強烈抵制,在社會各界強大的反對聲浪之下,知勢已不可為,終於宣佈放棄鹿港設廠案,反杜邦運動也在群眾歡呼中落幕。

廣告

頁面: 1 2

Published in: on 01/03/2010 at 6:08 下午  Comments (1)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3/shiwenbing-lukang-againstdupont-decade/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One Comment發表留言

  1. […] 二十日拜訪彰化區漁會,懇談對彰濱工業局開發的看法,並往訪鹿港詩人施文炳(亦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秘書長),就鹿港文化的人文面探討彰濱開發案。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