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十年後 陳玉華

那天粘老師打了電話給我,告知要編輯反杜邦十年刊物。放下電話,我當下發楞,歲月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流逝,各種生活的片段在腦中竄過,記憶卻是支離破碎,無法拼湊。

也許當記者的通病。

每天寫別人的事情,頭頭是道,但是對於成長的家鄉、參與過的運動,卻有種茫然、陌生的恐懼。

十年來,每次回鹿港時,總是會跑到龍山寺呆一下。

也許跟自己從小在鹿港國小附近長大有關,每次隻身在外,碰到什麼不愉快、不順心事情,總是會回到龍三寺,望著秀麗、典雅的建築,在夕陽下透露出的寧靜安詳,總是能撫平歸鄉遊子的疲倦與不安。

我第一次接受到反杜邦的訊息,也是在這樣一個安靜、幽靜的黃昏,在龍三寺前的廣場。一整排的大型看板,靠在斑駁的紅磚上,上面密密麻麻的布慢了各種字句,什麼「二氧化鈦」「帝國主義侵銷」「地區住民自決」……琳瑯滿目化學的、政治的字串,懵懂的我,一句也看不懂。

在當時的鹿港小鎮,當時在街頭巷尾,大家意論紛紛的只有兩個話題,一個是六合彩的開獎號碼﹔另一個則是要如何反為杜邦在鹿港設廠。

當時的我,覺得這兩件事情都離我好遙遠。

直到我接觸到彰化縣公害防治協會後,我才慢慢的了解到大字報上的隻字片語,與鹿港鄉親的憂心、忿憤。

那是一個風起雲湧的時代。日子總是在布條拉距之間擺動、為各種抗議標語絞盡腦汁,在大家都還不知道「鎮暴部隊」是何物時,反物邦的隊伍已經與他們在街頭數度交戰,大喊「鎮暴部隊,退回去!」

年少的自己直覺上街頭真好玩,一點都不會感到害怕,還逢人就宣傳、吹噓一番,直到自己後來當了記者,在台北街頭採訪五二零運動,親眼看到鎮暴部隊對手無寸鐵的農民與學生施暴時,國家暴力赤裸裸展現。在血腥的台北街頭,我才了解,當初家鄉的人是多麼的勇敢,在執政者蠻橫的政策下,所有的反對都需要付出代價,但是鹿港人還是義無反顧的跨出第一步。

回首十年,台灣民主變革的幅度劇烈,各種環保、住民社區運動紛紛興起,但是大部分抗議事件的落幕,不是廠商賠償了事(如高雄中油五輕)、就是居民飲恨遷居(如桃園觀音鎘污染)、不然就是在經濟優先的考量下,被迫犧牲住民環境(如雲林麥寮六輕),遷就財團。

翻開這一頁斑斑的抗爭史,鹿港反杜邦的成功,在台灣是何其幸運又彌足珍貴,許多當初參與反杜邦運動者,如種子般,散播在政治、新聞、社運等區域,持續的進行各種努力。從見證者到實踐者,反杜邦雖然落幕了,但是改革的路卻仍正要開始。

(作者現為壹週刊財經組副總編)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03/2010 at 4:39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3/chenyuhua-lukang-againstdupont-decade/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