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無可取代的聲音 張芳玲

一九九四年那個年頭,正是台灣廣播媒體的戰國時期,或許是聽眾群對幾家老字號僵硬的教忠孝節目厭惡吧!或者,應該扣連上當時的台灣年年有選舉的政治現實;廣播電台變成是當時最炙手可熱的行業,常見的情況是「節目型態的複製」;和過去一樣,有心情點歌、歌曲排行榜,嬉笑怒罵及人生的道理。不同的是談的話題比較地方性,點歌的播出媒體商業利益的這塊大餅,有更多的瓜分者罷了。

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廣播形式--地下電台,亦在同時產生:以政治利益、政黨作政令宣導為首要考量,標榜母語文化,大量CALL IN為主的談話節目。對這樣的地下電台來說,講究節目的「品質」是個太過嚴苛的標準。

「媒體開放」之後的幾個年頭,台灣的天空是非常極端的;有風花雪月的偶像文化,也有赤裸裸的個人選舉造勢。「媒體開放」原本應該是驚天動地的事,然而能撼動的媒體邏輯、價值判斷或社會架構其實是少的可憐。

我看待台灣的角度與思考問題的架構,是在大學時期成形的,那是一個社會運動風起雲湧的年代;有吊著點滴的萬年國會勞工環保運動銳不可檔;婦女原住民運動初露鋒芒;學運標榜著知識份子是社會的良心……。同我一般的人,面對這個號稱是「媒體改革開放」的局面,著實有些牢騷與不滿。打從開始走上廣播這條路的時候,就想做出一種無可取代聲音--要聽偶像的歌,每個電台都有,但是要聽見台灣的聲音,只有這裡才有--不需要用溫柔婉約的嗓音來說話、不同於主流媒體的商業利益思考邏輯來做節目。既然無法浸淫於風花雪月的劇情,亦無意為政治人物虛擬一則英雄傳奇,我想,在這兩個極端之間,是有寬闊的空間可以經營的。

台灣的社會因為有一個極度畸形的政經結構,所以永遠有取之不盡的、荒謬至極的社會問題,人們越富有的同時也越貧乏。以中台灣地區來說:台中有文化城之稱,同時卻也是色情普及率及棄嬰率最高的所在;彰化有重要的農業區及鹿港的古樸,同時也是土壤高度污染及黑道橫行無阻之地……。這一切人們並非全然無感,只是人們太「忙」了,或者不為什麼的不去關心罷了。

大多數聽眾之所以打開收音機的原因是要輕鬆娛樂而非長篇大論的。我們開始學習揚棄「翻桌造反」的方式;一次顛覆一點點,在習以為常的輕鬆娛樂形式中偷渡些許你假裝沒看見的台灣面貌,讓關懷弱勢及正義感不至於在心中枯竭。如同當你聽過雛妓的故事之後,或許在你下次的應酬有小女孩做檯時,你會開始不安……。而這個「或許」部分,正是在廣播這個領域中我們試圖努力的所在。

畸形的社會制度會扭曲我們對社會、對人的態度,正因為我們相信:人是有無限可能的。所以透過聲音的傳送,放些關懷、顛覆的因子在你的心中並相信「量變會導致質變」!

你聽過我在空中說故事嗎?每一天我都會和你分享一段台灣真實的故事,有些沈重,主角都是小人物,你可以把它當作故事來聽,聽過就忘,你也可以在每一段故事的背後,發現一個值得您關心的台灣社會議題,邀請所有的朋友,一起來疼惜咱的台灣……。

(本文刊載於中華民國八十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台灣日報副刊非台北觀點專欄)

(作者現為新華社責任編輯)

廣告
Published in: on 01/03/2010 at 9:54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10/01/03/changfangling-lukang-againstdupont-decade/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