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預防就無須治療 高清波

對鹿港的鄉親朋友而言,這一段歷史是值得回憶的。拒絕杜邦十年後,公害的惡夢並沒有降臨這個古老的城市,我們看到鹿港的鄉親依然是快樂悠閒地過著日子。

當反杜邦的事件正在熱烈進行時,我並沒有參與任何活動,按理不應該對這個事件發表意見。但是,反過來以一個公害事件受害居民的立場來看反杜邦事件,其感受自是與眾不同。

環保運動在台灣十年內有了一些重大的改變,許多資深的環保團體當初多數都是因當地的環保衝突事件而催生的,鹿港及新竹都是實際的例子。環保運動的訴求也逐漸由「公害防制」轉化到「生態保育」。如果環境是一個人體,公害防治做的可能是有病治療防止病情惡化,生態保育卻是在還未生病前根本上就拒絕病菌入侵,不給病菌寄生的環境,它是一個前瞻性的、預防性的措施。

鹿港反杜邦事件最讓人欽佩的是:在戒嚴時期這頂大帽子下,鹿港人如何想像讓公害入侵後的狀況比違反戒嚴法還嚴重?鹿港鄉親如何突破公害尚未降臨,但卻可能遭遇先被捕入獄的這層心障?難道這些人都是先知?或是媽祖曾經顯靈指示?

親身經歷公害之苦,起來反抗公害工廠,在承受來自工廠及政府有關單位的壓力時,總是有一個實際存在的「標準」讓你自己去衡量,到底你要忍受哪一種壓力?如果你想從此擺脫公害的惡夢,就只有堅定地對抗公害製造者及其周邊的勢力,當你面對外來的壓力而退縮時,就是告訴自己回去繼續接受惡夢吧。因此對已經存在的公害工廠起身反抗,是活生生且非常現實的問題,進與退之間身處其中的人自己去拿捏,你能在兩面惡魔的壓迫下爭回多少繼續生存的空間?你要妥協,你拿什麼與惡魔交換?這些都是立即會看到反應與結果的。

我們在反杜邦事件中,看到的是鹿港鄉親對"可能造成公害的工廠"堅決擋在門外,這股精神及力量遠遠千百倍於對抗已存在的公害工廠!

鹿港反杜邦運動對台灣往後的環境保護運動有極深遠的影響,民眾受到衝擊,猛然想起:「環保運動原來可以這樣!?」被壓抑數十年的台灣社會一夕之間覺醒。若說往後十年的環保運動如決堤,鹿港的鄉親是挖出第一個缺口的人,我們要為鹿港的鄉親感到慶幸,因為你們起來反抗公害,卻從來沒有遭受公害的摧殘;而我們起來抗拒公害,是因為我們再也無法忍受公害的迫害啊!這其間的差別竟是如此的大。

(作者世居新竹市水源里親眼目睹李長榮化工的建廠、生產及製造公害,親身參與反李長榮化工事件,目睹李長榮圍堵及關廠全部事件過程。現任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理事長)

廣告
Published in: on 12/30/2009 at 9:00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09/12/30/kaochingpo-lukang-againstdupont-decade/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