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杜邦」十年後的期待 蕭新煌

十年半前的鹿港,由全鎮住民發動的「反杜邦」運動,曾引起全台灣的矚目和震驚。

「反杜邦」的過程和結局則對整個八十年代的反污染自力救濟行動有相當大的啟發和衝擊。那是第一個動員全鎮力量進行環保抗爭的先例,第一個以中央做為抗爭訴求對象的住民運動,也是第一個採取先發制人的策略,以「事前預防」目標,阻止未來可能污染的環保運動。這三個「第一」在當時只有五年冒泡歷史的環保運動所造成的震撼相當大,推動了之後運動的沸騰。而其結果,杜邦二氧化鈦廠於一九八七年三月十二日宣布撤銷,運動的立即目標圓滿達成,更創下一個讓所有環境運動支持者和團體用來大書特書的成功戰績。

記得杜邦撤資之際,不少關心環保的學者、運動團體和媒體工作者在喝采之餘,也開始對「反杜邦」經驗進行反省和賦予新的期待。反省的是此一曾經動員全鎮男女老小、不同階級的地方環境運動,在「事成」之後有沒有留給鹿港人什麼比較深遠的社會和文化影響?期待的是此一反杜邦個案行動是不是能持續、轉型到對整個西濱沿海生態保育的關切

一波又一波的外界反省和接二連三發自鹿港之外的期待,並沒有激起鹿港人的再起。雖然「反杜邦」精神,在八十年代後期成為全島各地「事先預防」反污染抗爭運動仿效的活生生典範,但在鹿港在地卻很快地只成為當地記憶中的一段歷史,鹿港進入環保「寂靜的秋天」。政府或許鬆口氣,企業界或許暗自慶幸,但環保界卻深深為之嘆息。

「反杜邦」落幕後的鹿港環境可別來無恙?答案可能不那麼樂觀;彰濱工業區死而復生,新的污染壓力對沿海生態勢必帶來潛在的危機,既存的大、小污染工業在沒有明顯而有力的地方環保力量之下,恐怕也學到了用軟性「敦親睦鄰」手法,平息了可能再生的抗爭。鎮上的城市環境問題也可能跟其他市鎮一樣,日益惡化。

經歷過反杜邦經驗的地方運動人士和草根領導人物是不是曾聚首回顧那一段歷史,又可曾想到如何延續那段運動的香火,讓年輕的一代來接棒,負起保護地方環境生態和生活品質的責任呢?我在過去幾年一直都沒放棄對鹿港反杜邦精神再起的默默期待。

近日,我喜獲當年反杜邦運動老將粘錫麟的來電和來信,告之他們鹿港人靜極思動,要在為鹿港的環保力量做點事,「鹿港反杜邦十年祭」即是他們想辦的一次活動。我為之心動不已,心想幾年來作為一個靜觀其變的社會學家的「期待」,終於有了來自在地的「回應」。我很希望「反杜邦」十年後的鹿港,能有新的本土運動力量來延續當年的香火,並且提升「反污染」的怨恨成為另一種「為環境」的熱情;為鹿港人、為鹿港鎮、為彰濱海岸、為台灣中部,再創一個鹿港「希望的春天」。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籌備處研究員)

廣告
Published in: on 12/30/2009 at 8:55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09/12/30/hsiaohsinhuang-lukang-againstdupont-decade/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