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憶往之三 領導者與民氣 粘錫麟

一個運動少不了領導者,他是一個團體的靈魂人物,他可決定運動的走向,更關係著運動的成敗。反杜邦的領導者李棟樑在此運動中當然功不可沒,但其中仍然有瑕疵。

早年從商的李先生曾加入青商會,且當任會長,青商會的訓練加上個性因素,在整個反杜邦過程中,有人說他處事「果斷」,但也有人認為他「霸氣」、「獨斷」。

1986年的12月13日鹿港鄉親兵臨總統府一役,為了怕走漏風聲,除了極少數幹部知道外,李先生嚴禁透露任何訊息,包括陳景祥先生也是車子到達中壢休息區時,才由筆者告知。當時陳先生很不以為然,認為李先生有欺騙鄉親之嫌。

其實這樣的決定實有不得已的苦衷,因為在1986年8月17日的「反公害之旅」活動,遭受情治單位強力的阻擾,不只遊覽車被扣在交流道下,而且在宣布「步行」到彰化搭車的路途中,也發生不少零星的抗爭,所以,避免再有類似情況,保密實屬必要。

當天有七部遊覽車北上,對外宣布去陽明山撿垃圾,艋舺龍山寺參香(每部車上配有兩名便衣刑警)。出發前郭繁男先生請來關帝爺坐鎮車上(以後就有許多抗爭場合運用到神明),黑底白字的「怨」筆者在數天前就已書寫樣張,由李先生拿去榮利印刷厚紙板(便以攜帶),到府前是以化整為零的方式趨近,連人間攝影蔡明德先生也是那時才知道目標是總統府。

1987年3月8日是反杜邦的最後一戰,當時對外宣布是演講會,可內部的決定是會後遊行。前一個晚上,幹部及外地朋友齊聚開了一個會前會,當時的設計是,遇上鎮暴警察時(當年還沒有鎮暴部隊),大家要如何就地靜坐,唱「補破網」、「雨夜花」,喊什麼口號等等因應。唯獨李棟樑先生獨排眾議,表示不會有鎮暴部隊。當時一票人都很訝異李先生的判斷。

演講會在天后宮停車場(現今之香客大樓)舉行,包括新竹蔡仁堅(後來當選新竹市長),廖永來(後來當選台中縣長),台大教授施信民張國龍(現任環保署長),清大黃提源教授等外賓都到場。事先我向郭繁男商借了北頭廟裡的一門大鼓來壯聲勢(「戰鼓」的作法也是以後很多人學習的招數)。

演講結束,李棟樑先生下令出發,這時刑事組長陳嘉柏對李先生說:「議員啊!咱毋是講好啊?」(這時我才明瞭原來李先生早已和情治單位有所接觸、協商或妥協)。筆者推著戰鼓往前「奔」,組長為了阻擋拉斷了我背包的肩帶。

浩浩蕩蕩的隊伍走上中山路(當然警方舉牌舉了近二十次,只因當時還沒有「集遊法」,而無任何強制效力),果然在泉郊會館前遇上了鎮暴警察。

大家都說民氣可用,民氣在哪?

遊行隊伍遇上警察的攔阻時,李棟樑先生就宣布:「好,我們今天就到此為止」,然後帶著一部份群眾走回媽祖宮。這一次,李先生錯估了自己的領導權威。

民氣就在這裡展現,一個運動的情緒,醞釀到後來,已經不是領導者所能掌控,「戰鼓車」充當前鋒開始衝撞,盧思岳抓緊麥克風聲嘶力竭的高喊「鎮暴部隊撤退」,警方要求開車的洪德麟下車,洪先生的回答是:「除非打死,否則我死都不下車」。這時,群眾是情緒沸騰,陳景祥先生和王萬全先生扮起「白臉」角色,要求群眾冷靜,可是起不了作用。

施文炳先生看到激化的情況,趕緊騎著機車到天后宮,將「放棄群眾」的領導者找回來,幾次衝撞後,經過協商,鎮暴警察與群眾各循不同路線離開。事後,主要成員在中山路「蔡義和家具店」的樓上開了檢討會,會中李棟樑先生與陳景祥先生都受到不少的責難。

廣告
Published in: on 12/25/2009 at 4:01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09/12/25/nienhsilin-lukang-againstdupont-twodecades-3/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