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杜邦十年 鍾喬

十年前,『鹿港反杜邦運動』在劇烈胎動的台灣社會,掀起環保運動的風潮;十年來,它一直是民間力量興起的象徵,只是愈來愈在人民的心中失去光與熱。

這是一個善於遺忘的社會;這是一個失憶的年代。我們經常這樣在反省著自身的處境。就像現在,我孤坐在書桌前,翻閱著當年在『人間雜誌』所留下來的見證紀錄,心中翻滾著激亢的心緒。

我在想:一場曾經備受國際矚目並在島內引發視聽波瀾的反污染運動,到底帶給後世代的人們何種警示呢?
我在想:自己的報導工作在社會的巨大變遷洪流裡,曾經或者仍然發揮著涓滴的影響力嗎?
我更是在想:那些曾經被我採訪過的鹿港住民們,他們如何在浮沈的人世裡謹守土地的信誓呢?

這一切的思維,彷彿都在催促著我以專注的眼神回返到某個記憶的核心。在那裡,有熟悉的街道光景,有泛著晨光的海坪,有裊繞過飛簷的香火,……有討海人釐黑的面孔,有稚潔的童眸。

當然,還有留在白紙上的鉛字,每一句都訴說著當時的參與和觀察……。

就這樣,我走回了小鎮那條通往媽祖廟的街道。就在到那的回視裡,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張黑白顯影的照片上:『一個身體高大的中年男子,身著量製好的運動T恤,胸口上印著『我愛鹿港∕不要杜邦』的字樣。男子右手握著拳頭,側顏上泛著輕鬆的笑容……。他的身後跟著一些手持木樁標語的在地人……。』

是的,就是這個身形魁壯的政治草根人物,在古蹟環繞的彰濱小鎮,讓舉世聞名的杜邦公司在接鎮外錯愕地徘徊。那時,我們經常進出設在他百年香舖裡的反杜邦文宣總部。猶記得,就是在鋪滿文宣品的香櫃桌案上,我在筆記簿上留下了這麼一段文字。

『這一切問題的提起,涉及一個基本的課題:人,是不是應該成為經濟成長最為中心的關切。』

人,自然該成為經濟成長的關切核心。就如同報導工作總是得回到人間的現場。就好比倫理永遠是人類學的基礎課題。然而,這卻也是最具爭議性和挑戰性的議題

報導人去到了工作的現場,採集了民眾的歡顏或怨語,悲憤或激情;報導人離開了現場,在媒體上披露了自己的觀察。最終,報導人與民眾之間的關係如何被建立呢?是互動、是遺忘,或甚且是棄置呢?

反杜邦運動十年,帶給我的反省何等確切而具體。於是,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張臉孔。那是肥胖中佈著皺紋的臉龐,說起話來經常發出嘿嘿作響的海口腔調。

廣告
Published in: on 12/25/2009 at 4:29 下午  發表迴響  

The URI to TrackBack this entry is: https://greenproclaimworkshop.wordpress.com/2009/12/25/chungchiao-lukang-againstdupont-decade/trackback/

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